artofpeace 发表于 2018-05-20
【淫悦二次元】第一个世界——名侦探柯南 16.受到冲击的小兰

作者:artofpeace
2018年5月20日首发:第一会所、伊莉讨论区(同一ID)
字数:


以下正文:

夜晚的海边海风呼啸,和白天的温暖相比,显然冷寂了许多。然而海滨酒店321的客房里却是春意盎然,房间里传出一声声少女娇柔的呻吟,隐隐约约还有“咕唧咕唧”的水声响起。

回到321房间的高木和园子,就像干柴碰到烈火,二话不说就亲吻在了一起。高木将娇小的园子按在门边的墙上,一边吸吮着少女柔软的香舌,手上麻利地解开园子身上的衣服。不一会儿功夫,淡蓝色的外衫和复古的牛仔短裤从园子的身上滑了下去。肌肤娇嫩白皙的园子几乎被剥成赤条条的小白羊,浑身上下只剩海滩边上穿的比基尼泳装。

就在园子准备自己解开泳衣抹胸的扣子时,高木将她拦了下来。

“不用解开,我喜欢你穿着这套泳衣。”高木嘿嘿直笑,大手抓着园子的抹胸下摆,微微用力往上一推。

下一秒,园子感觉到自己胸前一凉,那件性感的抹胸已经被推到自己锁骨附近。两只白白的奶子在挣脱了抹胸的束缚的一瞬间,开始不停地上下颤动,像是诱人的果冻似的,看上去弹性十足。

高木一只大手覆盖住园子白皙挺翘的乳房,另一只手已经不老实地摩挲着少女光滑的后背,然后慢慢地钻进园子的比基尼泳裤里,不轻不重地揉着少女柔软的臀肉。

上下同时失守的园子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哼,身上的力气一下子没了大半。

“你可真的是……居然还想让我穿着这身泳衣……”园子的小脸微红,哼哼唧唧地嘟囔:“老实说,你是不是下午在海边就已经想要这么做了?”

高木老实地点头承认:“那当然,谁叫你穿这一身那么性感,看的我鸡巴都胀疼了。要是边上没有外人,我肯定忍不住把你直接按在沙滩上,好好肏弄你的小骚屄。”

园子被高木露骨的淫语挑逗的无比羞涩,心里却不禁有些喜悦,更觉得隐隐的刺激。

“真是个大色狼……”园子眼波流转,娇媚地白了高木一眼,胸膛稍稍往前挺着,白软的乳房上嫩红的蓓蕾已经悄悄挺立起来,轻轻地剐蹭着高木的手掌心。园子享受着高木大手的爱抚,过了片刻突然吃吃地笑了出来。

“咯咯……你这种色狼,估计不只是因为我,那里才胀的疼吧?”园子轻笑着说:“我可是知道的,你看小兰的妈妈的时候也勃起了哦。我估计你在给小兰抹防晒霜的时候,脑子里没少动歪心思吧?”

高木讪讪一笑,但也不掩饰自己的意图。反正园子已经被他肏了好几回,本来就花痴的少女这辈子是离不开他胯下那根肉棒了,所以高木也就大方地承认了下来。

“你说的也没错,小兰和她妈妈确实也很诱人……”高木揉着园子光滑柔软的乳肉,一边淫笑着说:“还真是羡慕毛利大叔啊,有个那么漂亮的老婆,还生了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儿……我猜大叔和他老婆分居以后,没少幻想着小兰的身子自慰吧……”

听高木这么说,园子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我看这种事也只有你才能做出来吧?话说万一以后谁给你生了个女儿,还真是危险啊……”

“那是,”高木自豪地说:“我肯定从小好好调教她,等她长大成人的那一天,亲自给她开苞来庆祝成人礼。”

说罢,不等园子的反应,摸着少女屁股的大手往前绕了半圈,摸到了一片毛茸茸,热烘烘的柔软部位。高木的手轻轻摩梭着园子的耻毛,然后手掌再往下一探,手指轻轻勾起,在少女胯间紧闭的蜜唇上划了一下。

“啊……”

身子最羞耻最敏感的部位被高木拨撩,园子芳心一颤,身子不由自主地抖了抖,小嘴里传出一声欢愉的闷哼。

“哎呀,原来园子酱已经这么湿了……”

高木贴着少女的耳珠旁轻轻笑着,将手从园子的泳裤里抽出。房间昏暗的灯光下,中指指尖挂着亮晶晶的液体。高木将中指对准园子挺翘的乳头,先是轻轻撩了撩软嫩的蓓蕾,然后慢慢绕着奶头,在粉色的小巧乳晕上打着转儿,将指尖的淫汁仔细地涂抹在少女的乳房上。

“唔……不要这样……好羞人……”园子感觉到乳头周围凉飕飕的,知道那是自己小穴里泄出的汁液,感觉羞死人了。还没等她说完,只见高木松开手指,然后俯下身子,张嘴含住了那粒粉嘟嘟的奶头,不轻不重地嗦了起来。

“啊……啊……好奇怪……”乳房上传来异样的刺激,让园子的身子软了下来。少女满脸潮红,后脑靠在墙上,抑制不住身心的瘙痒,发出一声声娇喘:“唔……有点痛……但好刺激……嗯……”

“吸溜、吸溜”的声音在园子胸前响起,高木用嘴唇和齿尖噙着已经充血勃起的肉珠,舌头来回舔舐着乳尖上褶子,又绕着乳头有节奏地划着圈,给粉红色的乳晕上再挂上一层湿津津的唾液。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园子的小手已经放在高木的后脑勺上,将他的脑袋紧紧按在自己柔软的乳房上。少女娇小的身子不住地扭动着,两条光滑笔直的长腿紧紧闭拢,在中间轻轻摩擦着。不一会儿功夫,亮黄色的泳裤中间,慢慢浮现出一小块儿椭圆形的深色水渍……

高木吃了好一会儿园子的奶子后,这才将少女的手从自己脑袋上挪开,重新站直了身子。他在园子微微张开的红润唇瓣上亲了一口,然后快速脱掉裤子,将已经充血勃起的肉茎解放出来。

“久等了哦,园子。”高木在园子的配合下,将少女转了个身,改为趴在墙上的姿势。他也不脱掉园子的泳裤,直接将底端的布料往旁边拨开,露出沾满了露珠的粉色肉瓣。高木扶住自己的鸡巴,对准少女下身的两片阴唇,缓缓贴了上去。

“唔……好烫……”园子感觉到自己凉飕飕的小穴外面,突然贴上了一个热乎乎的东西。随着高木肉棒的挺进,紫红色的肉冠缓缓挤开两片柔软的阴唇,肉冠的沟棱剐蹭着少女粉嫩的蚌肉,最后借着淫水的润滑,缓缓滑进了紧窄温热的阴道。

在感觉到龟头已经挤进了园子的花径后,高木双手扶住少女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肢,腰胯用力往前一挺。下一秒,龟头破开了层层湿软细润的穴肉,大半根肉棒挤进了温热柔软的甬道。

高木和园子都忍不住发出一声舒爽的闷哼。感觉到少女的花径已经溢满了淫水,高木也就拉开架势,鸡巴往外抽了一截,然后再次重重地捅了进去。

“啊……好胀……太刺激了……”

园子清楚地感觉到火热坚硬的肉茎,在自己的小嫩屄里来回地抽送。粗长的阳具就像烧红了的铁棍子似的,烫的少女花枝乱颤,粘腻的淫汁不住地从花径深处往外涌出。当肉棒从小穴里抽出时,园子都感觉到一阵难熬的空虚。直到粗大的鸡巴“噗呲”一声再次挤开柔软湿润的穴肉,龟头不轻不重地顶在少女的花心上,园子的身心才得以从那种空虚感中解脱出来,仿佛身心都被高木的鸡巴填了个满满当当,很是舒坦。

“嗯……嗯……好舒服……啊……肉棒肏的我好爽……”

园子双手扶着墙面,撅着白皙挺翘的屁股,乖巧地迎合着男人的肏弄。原先还担心小兰会撞破她和高木奸情的担心也统统被抛在脑后,少女白洁的身子上弥漫着性欲的潮红,一对儿大眼睛里水光粼粼,红润的唇瓣儿不停地一张一合,吐出一声声淫叫浪语。

“啊……好粗……你的鸡巴好长……太舒服了……呀……又顶到子宫了……唔……人家、人家要被你肏坏了……啊啊……”

叫着叫着,园子的身子突然猛的一颤,柔软的花径快速地收缩,阴道壁上层层叠叠的肉褶子紧紧裹着高木的肉棒。温热的少女阴精从小穴深处涌上,一股一股淋在热烘烘的肉茎上。仅仅被干了一小会儿的功夫,身子已经被开发的无比敏感的园子,居然就这么泄了身,达到第一波高潮。

“不行了……呼……你的鸡巴太厉害了……”高潮过后的园子上半身仿佛没了骨头似的,软软地贴着墙面,细细地娇喘着。下身的嫩穴依旧轻轻地一张一缩,仿佛要把最后一滴淫水从花径里挤出。

就在园子高潮的同时,高木也享受到了无比的快感。少女花径上软嫩的肉褶子紧紧地按压着他的肉茎,给他的肉棒来了一次从头到尾的按摩。好不容易等到园子的高潮结束,高木缓缓地将肉棒从湿淋淋的肉缝里抽出。“啵”的一声轻响,被淫水浸的亮晶晶的鸡巴从少女的阴道里拔出,一大股粘腻的淫汁立马从被干的无法合拢的阴道口里溢出,顺着园子白腻的大腿根往下滑落。

但这种程度的快感,显然是无法让高木满足的。不过他也看到园子的状态不算好,似乎很累的感觉,于是暂时忍住冲动,没有把肉棒再次插进少女的嫩穴。

“怎么样?是不是太累了?”高木从后面环抱着园子娇软的身子,大鸡巴戳进少女弹性十足的腿根中间,棒身轻轻摩擦着湿淋淋的阴阜。

“唔……确实有点累……”

园子轻轻地说道,然后满足地在高木的怀里蹭了蹭,心里暖洋洋的,对高木的体贴很满意。

“可能昨晚我们弄的太久了吧,加上坐了一上午的车,又晒了太阳,有点不舒服……”园子微微喘息着,有些歉意地说:“对不起啦,没有让你尽兴……”

高木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将怀里的园子调了个圈。园子将脑袋靠在高木的胸膛上,听着自己唯一的男人胸腔里心脏跳动的声音,突然觉得一切都是这么美好,似乎所有的疲劳和烦恼就这么随风而去了。

两个人紧紧偎依在一起,享受着难得的静谧。

“虽然太好色了,但高木确实是个不错的人呢……”

园子在心里想了想,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突然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园子,园子你在吗?”小兰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然后“滴”的一声响起,房门的把手被扭开了。

“我回来啦……”

小兰没有意识到房间里的情况,带着笑容的少女推门而入,正准备关门的时候,整个人都傻掉了,呆呆地站在门后的位置,目瞪口呆地看着紧紧抱在一起,几乎浑身赤裸的高木和园子。

“园、园、园子……”小兰结结巴巴地说:“不、不好意思,我、我……”

被自己好姐妹看了个精光的园子,同样也是无比的羞涩。少女急忙从高木的怀里跳了出来,赶紧指挥小兰关门。

“小兰,先把门关上……”说罢,园子弯下腰,将抹胸和泳裤调整好位置,然后从地上捡起衣服,手忙脚乱地披在比基尼泳衣上。

就在园子穿衣服的同时,小兰下意识地“哦”了一声,转头把门关上。当她重新看向园子她们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满脸潮红,衣衫不整的园子,然后是赤裸着下身的高木……

……还有高木胯下那条高高挺起,粗如儿臂的黝黑阳具。肉棒上园子的淫水还没有干涸,整条肉茎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亮晶晶,反射着淫靡的光泽。

在高木的视线里,世界的一切仿佛都变慢了。他清楚地看到一层酡红若隐若现地浮现在小兰光洁的脸蛋上,又看到少女的眼神里出现了慌乱。紧接着,小兰的樱桃小口慢慢张开,两片粉润的嘴唇细细颤动……

高木赶紧冲了上去,抢先在小兰尖叫出来前,用大手捂住少女柔软的小嘴。

就在高木扑上去的那一刻,小兰的大脑几乎陷入一片空白。很少与异性如此亲密接触的少女,口鼻中猛地嗅到强烈的男性气息,一只热乎乎的大手更是紧紧地按在自己的嘴上。

“唔……唔……”

小兰闷声闷气的声音从高木的手掌里传出。然后是“咚”的一声轻响。原来高木在情急之下,没有刹住车,整个人带着小兰撞到了身后的门上。

“唉哟……有点痛……” 后背上传来微微的痛楚,让小兰不禁皱起她秀气的眉毛。

看到小兰似乎没有尖叫的打算,高木也就顺势松了手,关心地问:“不好意思了,小兰,你的背还疼吗?”

小兰摇了摇头,轻轻喘了口气:“没关系,其实也还好……”

这时,缓过神来的小兰突然意识到,自己和高木的姿势似乎有些过于暧昧了。已经靠在门上,无路可退的少女,被高木结实的身子撞了个满怀。男人的胸膛紧紧地压在小兰高耸的胸口,将少女那对丰满圆润的玉乳挤压地变了形。薄薄的衣衫根本无法阻挡肉体上的触感,不仅高木可以清楚地体会到小兰乳房的柔软和弹性,小兰也感受的到从高木身上传来的阵阵火热气息。

最让小兰害羞和尴尬的,还是自己下半身的情况。小兰的穿着比较简单,仅仅是在泳裤外面套了一件短裙。在之前高木身子的冲击下,柔软单薄的布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掀起,将少女白皙圆润的大腿,和腿根中间被泳裤包裹的三角地带暴露出来。在高木和小兰紧紧相贴的情况下,那根坚硬火热的肉棒直勾勾地钻进了少女的腿缝里,滚烫坚硬的肉茎被小兰弹性十足的大腿根紧紧夹着。阴茎上方的包皮更是挨着小兰泳裤的底部,在仅仅相隔一层布料的情况下,和少女最羞耻最私密的阴阜进行亲密接触。

小兰又是尴尬又是羞涩,虽然以往被一些色狼占过小便宜,但这么直接与异性的身体接触,还是头一回的事。少女的心脏扑通直跳,大腿根和小穴附近传来的坚硬和火热的感觉,更是让她手脚发软,心慌意乱。

“你、你快点起来……”小兰颤抖着,轻声说道:“太、太近了……”

高木倒是想多享受一会儿小兰柔软的身体,以及弹性十足的大腿带给肉棒的快乐。但他也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对小兰笑了笑,准备从少女身上离开。

只是高木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居然没办法将鸡巴从小兰的大腿缝里抽出。他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肉棒已经连根没入了小兰白皙丰腴的大腿缝里。一眼望去,除了肉棒根部的一撮黑色耻毛,前面的棒身都已经完全消失,只能看见小兰白白嫩嫩的腿肉。

“小兰,放松一点……”没办法,高木只好对小兰说道:“你的腿夹的太紧了,我抽不出来……”

小兰原本就酡红的脸色变得更鲜艳了,就连边上一直看戏的园子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兰又羞又气地瞪了高木一眼,又不满地盯着自己的好闺蜜,哼了一声说道:“园子!你再笑的话我就生气了……”

园子笑的花枝乱颤,没心没肺地摆摆手,说:“哈哈……这又不是我的问题……哈哈,话说小兰你还不张开你的大腿吗?小心高木的下面被你夹断了……哈哈……”

没有性经验的小兰吓了一跳,赶紧张开双腿,让高木把鸡巴从腿缝里抽了出来。少女还下意识地往下面看了眼,生怕高木的鸡巴真的被自己夹断了……

“还好,好像没有问题呢。”

小兰看着粗长的鸡巴,心里松了口气。放松过后的少女盯着高木的阴茎,下意识地观摩了起来。

“说起来,好像还是第一次看男生的这东西呢……”小兰的脸蛋红扑扑的,心里在胡思乱想:“怎么高木君的这东西和园子给我看的电影里有些不一样呢?好像更粗更长一些呢……不过真的很难看啊,黑黝黝的,上面还有青筋。特别是最前面那个肉嘟嘟的东西,看起来好怪啊……”

一想到自己无意识地用大腿夹紧这根鸡巴,还让肉棒的上面和自己最羞耻的地方稍稍摩擦了一会儿,小兰的心里忍不住荡起阵阵涟漪,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一时间,小兰再次回忆起高木鸡巴坚硬和火热的触感,一种羞耻而禁忌的刺激感油然而生。少女的心跳逐渐加快,一股热流从小腹里涌出,显然这种事对于清纯的小兰而言,有些太刺激了。

旁边的园子看着自己闺蜜直勾勾地盯着高木的鸡巴,心里又是好笑,又觉得自己这好姐妹傻乎乎的,于是忍不住开口调笑:“小兰,高木的那里好看吗?”

小兰一惊,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之前在干什么,整个人都吓地蹦了起来。

“不、不……那个……我什么都没看到……”

双颊晕红的小兰,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双手在半空中比划着没有意义的动作,嘴里结结巴巴地说着她自己都不相信的话。看到小兰这幅可爱的模样,园子忍不住凑了过来,一把揽住自己的好闺蜜,在她耳边吃吃地笑着:

“喜欢的话,大胆去摸一摸嘛……”园子用一种莫名的语气小声说道:“正好我身体不舒服,没办法让高木尽兴,要不你试着摸摸看?”

听到园子这话,小兰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感觉整个世界都扭曲了。

“园子!”又羞又急的小兰不满地拍了拍园子的胳膊,嗔道:“你在胡说什么呀……不理你了,我要去洗澡了。”

说罢,娇羞的小兰赶紧摆脱园子的怀抱,往浴室的方向走去。就在这时,只听见“啪嗒”一声轻响,在小兰脚旁的地毯上响起。三个人低头看去,原来是一张房卡。

园子蹲下身子,从地上捡起房卡后仔细看了看,有些惊讶:“咦,这个不是我们房间的……308号房?我记得308 是……”

“糟了糟了,我好像出门的时候不小心把妈妈房间的房卡带出来了。”小兰有些懊恼地拍了拍脑袋,准备从园子手里拿过房卡:“园子,你和高木君先在这里……在这里聊会儿天吧,我先去把卡送还给我妈妈。”

只是园子没有把卡还给小兰,而是直接转头塞到了高木的手里。然后她一把挽住小兰的胳膊,笑嘻嘻地拽着好闺蜜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房卡的话,让高木去送就好了,我们一起洗个澡吧。说起来,上一次一起泡澡还是高一上学期的时候吧?”园子无视小兰“我妈妈可能已经睡了”的话语,径直拽着她走进浴室,然后在关上浴室门的前一刻对着高木比划了个嘴型:

“注意安全。”

哈?

注意安全?

高木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脑勺,搞不清楚园子的意思。不过两名美少女都已经进了浴室,正在里面窃窃私语呢,高木也不好敲门,所以只能悻悻地把裤子提起来,带着妃英理的房卡走出房间。

“308……是这边。”

高木按照走廊墙壁上的标识,往308的方向走去。

浴室里,小兰和园子已经脱得赤条条了,两具白花花的肉体在明亮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娇嫩。小兰弯着腰,调试着浴缸里洗澡水的温度。园子则是拿着淋浴喷头,一只手轻轻擦拭着略有些红肿的阴唇,清理着阴道里残留的分泌物。

一回头,正好看到这一幕的小兰,忍不住俏脸一红。虽然她洗澡的时候也会清洗下身,但她知道园子这么做的原因有些不同。小兰情不自禁地回想起之前看到和亲身经历的一切,少女的芳心娇羞之余,也有丝丝的好奇。

“园子……”小兰轻声说道。

正在清洗下体的园子抬起头,问:“怎么了,小兰?”

小兰迟疑了片刻,但两人之间的友情战胜了内心的羞涩,她开口说道:“园子你还真是大胆的,明明知道我还要回来,居然就在门后面和高木君那个那个……”

园子的脸蛋也一下子染上了晕红,其实从意乱情迷的状态清醒过来后,她就对自己的大胆行为产生了几分羞涩之情。不过园子本身就算是大大咧咧的女生,更何况她连姐妹双飞这种荒唐的行为都经历过,所以表面上看起来非常镇定。

“抱歉啦,小兰,这点是我不好。”园子还是向闺蜜道了声歉:“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当时满脑子就是想和高木做那种事……”

小兰摇摇头,说:“没有啦,我没有在怪你,园子,只是觉得你好大胆呢。话说你和高木君什么时候开始在一起的啊?你以前可从来没跟我说过呢。”

出乎小兰的意料,园子摇摇头,神情自若地答道:“其实我和高木还没有开始谈恋爱,我们现在还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什么!?”

小兰惊讶地喊道。因为吃惊的关系,少女的樱桃小口都张成了大大的圆形,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里满是不解和疑问。

“可是你们没有谈恋爱的话,为什么……那个那个啊?”小兰下意识地追问。

“因为舒服啊。”园子关掉淋浴的龙头,嘴里下意识地回答道。然后觉得自己的答案听起来太变态了,于是赶紧补充了一句:“而且可以先上车,后补票嘛。假如大家相处的愉快,那谈恋爱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小兰的小嘴已经张大的可以塞进个鸡蛋了,她又问道:“可是你以前不是说过嘛,除非到了准备结婚那一步,不然不会把身子交给男朋友吗?”

“诶,是吗?我有说过这话?”园子歪着脑袋想了想,无所谓地说:“时代不一样了嘛,我现在也是成熟的女人了,当然要有不一样的标准。我觉得现在这样蛮好的啊,我和高木各过各的,需要的时候就在一起吃个饭聊聊天,还可以那个那个一下……”

说到这儿,园子迈开长腿进了浴缸,将大半个身子慢慢没进温热的水里,舒服地呻吟一声后,又对小兰比了个鬼脸:“总比你和你家那个呆头鹅工藤新一相处要强吧?”

小兰的脸唰的一下红了,她轻轻地推了园子的肩膀一下,嗔道:“什么我家的呆头鹅……我和新一只是青梅竹马的关系而已啦。”

“是是是,我知道了,你们是纯洁的关系……”知道小兰脸皮子薄,于是园子随口附和了几句,又说道:“而且最重要的,高木能给我以前根本体会不到的快乐呢……”

说着说着,园子的脑子里情不自禁地回忆起自己趴在高木身下,被那根粗长的肉茎肏的淫水四溅的模样,一时间整个身子都酥酥麻麻的,有些使不上劲。

同样进了浴缸,坐在园子对面的小兰看见自己好友绯红的脸色,已经眼睛里隐隐的水意,大概明白了她所说的“快乐”指的是什么。还是处女的小兰同样红着脸,心里又是觉得园子太过开放,内心深处也不免有些好奇。

难道那种事,真的那么舒服吗?

小兰忍不住在心里想到。片刻后,可能是觉得处在比较隐私的环境里,小兰的胆子也不免大了一些,她忍不住问园子:“真的……真的有那么舒服吗?”

被小兰从回忆中惊醒的园子下意识地点点头,然后看向脸色绯红的小兰,忍不住跟自己最好的朋友分享起自己的快乐。

“老实告诉我,你也有偷偷自慰过吧?”

“我跟你说,那种感觉,跟自己动手完全不一样的。除了一开始会痛,后面真的舒服极了……”

“不过也是高木厉害啦,他的那里可比电影里的男优还要强,每次都把我弄的舒服死了。可能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他那里太厉害了,像我今天都没办法满足他……如果不是小兰你回来了,可能我会用嘴帮他吸出来吧……”

听的面红耳赤的小兰又是一惊:“什么?用嘴?这也太脏了吧……”

园子白了小兰一眼,故作嫌弃地挥挥手:“只有你这种处女才会有这种想法啦,高木平常也会用嘴帮我舔那里啊。这种事情是你情我愿,非常快乐的事,怎么会觉得脏呢?”

说到这儿,园子来了兴趣,整个人突然往小兰身边挪去。浴缸里响起“哗啦啦”的水声,甚至有不少水已经溅到了地板上。园子凑在小兰身边,两具青春美好的娇躯贴在一起,她对着小兰精致的耳垂,轻轻说道:

“高木不光那里尺寸厉害,而且很知道怎么让我舒服呢。每次他的手抓住我的乳房,我的心都酥了呢……”

园子说着说着,一只手已经轻轻放在了水面下,小兰一只丰满柔软的大白兔上。

“园子……”小兰满脸羞红,忍不住对自己的好朋友娇嗔了一句。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推开园子的小手。

“嘿嘿,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体会一下我的感觉而已……”园子娇声笑着,小手学着高木的洋子,不轻不重地揉着小兰丰腴的乳房:“虽然肯定不如高木摸起来那么舒服,但也能让你这个处女知道,性爱不是什么脏事,而是很美好很快乐的……”

浴室里蒸汽萦绕,“哗啦啦”的水声不绝于耳。弥漫的雾气里,隐约能看见两名妙龄少女靠在一起,时不时地说上几句悄悄话,时不时地传出一声声诱人遐思的呻吟……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龙葵 于 2018-5-20 23:23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