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j198912 发表于 2018-05-21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竹の铃
2018/5/21 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419

***********************************

  本想就写个一万多字就好。没想到越想剧情在脑中丰富。一万多字也只是三
分之一左右。大概吧!

  最近身体很是不好,这两天身体好点,就利用琐碎的时间写了一点。没有整
片的时间,语言的感觉可能跳跃很大。多多见谅。

  还有,实在没有精力校对一下错别字。各位对付着看吧。谢谢!

***********************************


                (一)


  我林琅,今年十六岁,是一名高一的新生。刚刚入学一个月。

  我的爸爸林峰,是我们学校的体育老师。身材非常魁梧,但是人非常绅士,
彬彬有礼。从来不打骂我们姐弟,都是以理服人。

  妈妈,周小倩,是一家服装公司的御用模特。可能是工作性质的原因吧,妈
妈很注意包养。在精心的保养和近乎奢侈护肤品的滋润下,妈妈看起来一点不像
两个孩子的母亲,皮肤反倒是似乎比姐姐还要细嫩。

  姐姐林玥,在妈妈强大基因的影响下,才刚刚成年,那曼妙的身姿就让无数
人为之倾倒。今年的情人节,收到几乎有一车的礼物。

  最要命的是这个姐姐,不知道是对我这弟弟不生分,还是不拿我当男人看,
常常在我面前衣不遮体。睡衣最上的两个扣子经常不系上。穿睡裙也都是那种大
开的V 字领,丰硕的乳房呼之欲出。姐姐动作大一点,比如抬手伸个懒腰什么的,
粉嫩的乳晕清洗可见,有时都能隐约的看见樱桃般的小乳头。

  妈妈和姐姐最让人受不了的,是那挺翘而又丰硕的双臀。走起路来,左右摇
摆着。我时而从后面抱住妈妈的时候,胯间的东西正好陷在妈妈的臀沟里。那多
肉Q 弹的臀肉,那销魂的肉沟包裹着我的东西——美极了!

  曾经,姐姐的男同学以重金诱惑我,希望得到几张姐姐大胆一点的生活照。
可见姐姐的魅力。绝对是周围男人的意淫对象。

  而妈妈更不必说了,不知道会有多少男人对着妈妈的海报做着最原始的事情。

***********************************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隔着一道房门都能清晰地听到妈妈愤怒的声
音。

  「老婆,怎么了?谁惹的你这么生气?」,爸爸贴心地问道。

  「我御用的摄影师生病了。今天给我拍摄的是个临时找来的。这小子一开始
还挺规矩的,后来越来越毛手毛脚。最后,竟然一边给我拍照一边偷偷自慰。太
猥琐了!你说气人不气人!」,妈妈气呼呼的说。

  我小心的推开一个门缝,往外看。

  爸爸正抚摸着妈妈的后背,说:「那你怎么办了?和你们领导说了?」

  妈妈说:「我们领导要开除他。他跪着求我。他再过一段时间就要结婚了。
要是因为这样的事情丢了工作,他的婚姻也就完了。」

  爸爸一边蹲下身给妈妈脱下高跟鞋,一边和妈妈说:「那你?」

  妈妈叹了口气说:「老公,你知道的,我狠不下心的。就原谅他了。但是,
我不想在见到他恶心的脸。领导把他安排到别的地方了。」

  爸爸笑着说:「有那么招人讨厌吗?」

  妈妈摇头道:「如果帅气一点点还好。你知道吗?!他又矮又丑。还不讲卫
生,在他身边总能问道若有若无的汗臭味,又酸又臭。而且不是一般摄影师那样
的专业的眼神。他的眼睛里满是色欲,下体还支起个大帐篷。直盯盯的盯着我的
双乳和下体。那眼神就好像扎进我的肉里似的。他下身还时不时的抖两下,就像
小区里那发情的泰迪一样。恶心死了!」

  爸爸坐在妈妈身边,把妈妈搂在怀里,温柔的说:「老婆别生气!气坏了身
子,老公可是很心疼的!再者,我们现在为第三胎努力着呢!身体要紧!」

  爸爸说着,撩开妈妈的衣襟,一只手就伸进妈妈的胯间。妈妈「嘤咛」一声,
喘息了起来,红着脸主动吻上爸爸的唇。两人就在客厅里撒气狗粮来。

  半晌,妈妈突然推开爸爸,说道:「你也不是好东西!按摩服务一会儿就到
了吧?!」

  爸爸脸腾地一红,有些局促地说道:「还不是让我们更好的怀上宝宝。都是
为了未来的宝宝呀。你看,我这状态你也知道。当初为了怀上小琅,费了多大死。」

  妈妈「哼」了一声,转过头去,说:「如果,你这按摩没用的话,我就去接
受第三方DNA 模拟受精。」

  爸爸一囧,深吸了一口气说:「人工受精好吗?!」

  妈妈转过头来,狠狠地盯着爸爸,半晌说道:「我们老二就是人工受精的。
你知道取卵的时候有多疼吗?!我生老大都没有那么疼!这些都不说,你忘了医
生怎么说的吗?!取卵对女人的伤害有多大,你不知道?!」

  爸爸赶忙举双手投降道:「老婆,我错了!我错了!我知道。我知道。我就
是有些在意,别的男人的肉棒进入你的身体啊!」

  妈妈没好气的说:「那你一会儿接受别的女人小穴的按摩、浸泡的时候,怎
么就心安理得?!」

  「那是为了孩子啊……」,爸爸小声嘟囔着。

  「我接受第三方DNA 模拟受精,就不是为了孩子了?」,妈妈没好气地怼了
回去。

  「可是……」,爸爸还想说点什么。但是也就吐出「可是」两个字。

  「再『可是』,我就不生了。」,妈妈决绝的说。看起来应该是真的生气了。

  我还是出去,缓和一下气氛吧。于是,我推门而出,说道:「妈妈,你回来
了!怎么好像不高兴的样子?」

  「妈妈哪有不高兴。应该是很高兴的。我和妈妈准备给你生个弟弟或者妹妹。
怎么样喜欢吗?」,爸爸腾出位置让我坐在妈妈身边。

  我故作惊讶道:「真的吗?太好了!这样我就可以做哥哥了!」

  妈妈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小嫩手越过我掐着爸爸,说道:「羞死人了!对
孩子说这个!好羞耻啊——」

  「啊——哦——」,爸爸被掐得大叫。当然,是装的。

  爸爸转头问我:「你喜欢弟弟,还是喜欢妹妹?那个……你不会介意吧?就
是,我们是一家人。但是,我和妈妈准备再要个孩子没有和你商量,你不会生气
吧。」

  我看着爸爸说得好谨慎的样子,有些可笑不得的说:「我为什么要生气啊?!
有个弟弟妹妹什么的,多好啊!你们不知道,我在心里都已经盼望好久了的。无
论是弟弟还是妹妹,我只盼望他早一点到来。」

  爸爸一拍胸脯,说道:「既然儿子这么渴望,爸爸一定倍加努力。放心吧,
爸爸一定尽快让你成为哥哥的。」

  「去!和孩子说什么呢?!」,妈妈对着爸爸娇呲道:「快去做饭去!我都
快饿死了。」

  然后,妈妈红着脸对我说:「别和你爸爸一起疯。回屋学习去。」

  爸爸在妈妈屁股上摸了一把,就跑去厨房做饭了。我呢,亲了一下妈妈的小
脸,就回屋写作业了。

***********************************

  看着厨房里爸爸兴奋的样子,很是羡慕啊。我将来的老婆要是能有妈妈这样
性感就好了。能够拥有这样迷人的女人,能天天搂着如此曼妙的身姿入睡,爸爸
真是太幸福了。

  一想到爸爸妈妈造人时的情境,爸爸在妈妈那近乎完美的身上耕耘,汗水交
织后在妈妈柔嫩的阴道里射精中出,就嫉妒得不行不行的。虽然有些罪恶,妈妈
这样完美的酮体,哪怕让我拥有一次,就一次,我也会幸福一辈子的。

  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我也是幸运的。我能从妈妈这妖娆到有些妖媚的身体
里出生。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妈妈的小穴也一定美极了。我便是从哪里出生的。
想想还真有些小兴奋呢!

  虽然我还是个学生,但是爸妈之前说的「性器按摩师」和「第三方DNA 模拟
受精」,我还是知道的。其实,就是不想知道都是很难的。毕竟天天电视网络上
都在打相应的广告啊。而且,政府也在尽力消除夫妻双方对这些技术的抵触。

  说起来,据说200 年前,这个世界上有将近80亿人口。但是,现在呢,还不
到原来的四分之一,只有18亿。不仅仅是城市化带来的负效应——不愿意生,而
且,人类的生殖能力也在明显退化。

  于是,既缺乏运动带来的按摩理疗产业的兴盛,乳罩紧箍乳房带来的催奶师
的撅起,就在30年前杜蕾斯一项失败的性用品实验,却打开了解决人类的生殖能
力衰退的大门。于是,又诞生了一项新的职业「性器按摩师」。

  当年,杜蕾斯的那项发明只是要提高男女对性的兴趣,并提高做爱时间。但
是,不想,却发现药效很不稳定,甚至大部分人群无效。可是,就在要解散项目
小组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其中,几对不孕不育的夫妻,突然怀孕了!并且都是
男方的性问题。

  完全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实验表明,这种药物混合在女性
的淫水中,能极大的滋润男性的阴茎,恢复男人的性能能力,甚至能增强男人制
造精子的能力和提高精子的质量。而且,越是年轻的女子的淫液,效果越好。

  5 年,杜蕾斯公司又制造出男用的药,有利于女性性能力和受孕几率的药。
会让男人在做爱时分泌出十倍于平时的前列腺液,使男人分泌的爱液和女人一样
多。而且这爱液可以增加女性受孕的几率。定期被浇灌这样的爱液还可以预防宫
颈癌,月经不正常,痛经什么的。

  但是,凡是都有但是的。这药也有副作用。这药就像武侠小说里的嫁衣神功,
对对方有好处,但是,对使用者非但没有好处,反倒会产生相反的影响。这样想
来,这药夫妻之间吃,此消彼长,又有什么意义。

  进一步研究发现,这种药物影响是暂时的,停药一段时间,再配合调养就会
恢复正常。但是,就算这样,对夫妻还是没有什么太多的用,此消彼长嘛!

  但是,商人就是商人。不就是夫妻双方使用无效是吧?!此消彼长,没有太
大意义是吧?!不是夫妻不就好了!

  于是,一个备受争议的新职业诞生了——性器按摩师。用性器给性器按摩。
而且,不需要什么技术,吃吃药,做做爱就好。

  虽然,备受诟病,把这个职业称为合法的卖淫。也确实有不少人打着接受治
疗的旗号,干着龌龊的事。但是,过去的10年,人口出生率从1.3 猛增到2.1.也
正因为此,性器按摩师从杜蕾斯的员工,摇身一变,变成国家计生委的临时工,
享受国家公务员的待遇。只可惜,最多只能工作到30岁。因为过了这个年纪吃药
后产生的淫液的药效普遍大打折扣。性器按摩师每个月都会检查淫液的药性的。

  当然,男性的性器按摩师是做了手术的,暂时失去了射出有效精液的能力。
他们的精液是透明的,没有精子,据说,被子宫吸收的话能明显提高排卵和受孕
的。

  当然,现在这种治疗不是想要就会有的。得需要医生,而且是三家甲级医院
的主任医师开具的诊断,才能申请得到。

***********************************

  这时,妈妈的电话铃声响起。是从客厅传来的。一定是刚才妈妈和爸爸亲热
的时候把电话忘在那了。我开门拿起妈妈的电话。一看是姐姐打来的,忙给妈妈
送去。

  我刚走回到自己房门口,就听见妈妈在自己房间里大叫一声「什么!」。声
音中透露着万分的震惊。

  出了什么事?姐姐在工作单位惹祸了?还是受欺负了?

  我忙来到妈妈房门外。

  妈妈:「女儿,你不是在骗我吧?!」

  爸爸:「就是呀!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玩啊!再说,你做性器按摩师,女婿
知道吗?他没有反对?」

  应该是,为了通话方便,妈妈的手机开了免提:「我说的是真的。我也是刚
刚接到派遣通知的。我们的客户都是人工智能匹配的。可能是我的体液最适合爸
爸的治疗吧。」

  妈妈:「他是你爸爸!这怎么能行!」

  姐姐:「确实有点那个。但是,我们这是正轨的医疗。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

  妈妈:「无论怎么说,那都是做爱呀!只要那个了,不就是乱伦了吗!」

  姐姐:「但是,如果不接受医疗,你们怎么生宝宝啊?」

  爸爸:「想不说这个,大不了放弃再申请。我问你,你怎么不和我们商量一
下,就做这个职业了。我女婿知道吗?应该不知道吧?!要是让他知道了该怎么
办?!啊?!」

  姐姐:「那个——这件事,爸爸妈妈就不需要担心了。你们的女婿是知道的,
也同意,并且现在他也在做着这个工作。他的一个客户已经顺利生下第二个孩子
了。昨天,我们还应邀作为嘉宾,参加了她的女儿的满月宴。」

  爸爸、妈妈:「什么?!」

  姐姐:「这份工作待遇很高,也能积攒不少人脉。我们想30岁以后退下来,
再要孩子。」

  爸爸:「但是……」

  姐姐:「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作为退休员工,可以免费优先得到性器按摩。
就算还是不能生,也会免费提供人工授精,甚至第三方DNA 模拟受精。要孩子什
么的不成问题。你们就放心吧。」

  妈妈:「哎!你们啊!」

  姐姐:「爸爸刚才说什么,『大不了放弃再申请』。我劝你们还是接受女儿
的治疗吧。无辜放弃再申请,属于浪费国建医疗资源,一年后才可以再申请的。
爸爸可就又老了一岁啊。妈妈也是。要孩子可就更难了。」


  爸爸:「……」

  半晌。

  妈妈:「便宜你这老不死的了!」

  爸爸:「我——」

  妈妈:「我什么我。这次是医疗!医疗!以后你要是敢色眯眯的看女儿,或
者黏黏糊糊的,我剁了你的第三条腿!」

  爸爸:「哪会啊!我的眼里只有你的!」

  妈妈:「少来!我可没法和女儿比。年轻就是资本。就让你在女儿身上,找
回我年轻时的影子吧。」

  爸爸:「那还不是老婆的基因强大。」

  ……

***********************************

  少见的,我们一家四口团团圆圆地吃了一回晚饭。而且,饭后,姐姐也没有
要回自己家的意思。想来今天晚上就要开始治疗了。

  于是,我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先是发现,妈妈去了姐姐出嫁前的房间。灯都关了。想来就是在那里睡了。
这是给爸爸和姐姐留出空间的意思啊。

  一个小时以后,他们以为我已经睡了。姐姐去洗浴,爸爸回了卧室。一会儿,
姐姐就裹着浴巾,穿过客厅,进了主卧室。那里现在只有爸爸,在等待着姐姐的
治疗。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漆黑的客厅可见主卧室的房门没有关严,投射出一条
线的亮光。

  我来到门外,透过门缝往里看。

  天哪!姐姐正面对着爸爸,扯开她身上唯一的布料——浴巾。随着浴巾缓缓
的下滑,姐姐的身子变成赤裸,展现在爸爸的眼前。

  多么完美的酮体啊!所谓的美人出浴的曼妙,我今天终于懂了!雪白的肌肤,
如凝脂一般嫩滑。覆盖着一层刚刚沐浴而残留的湿气和点点水珠,在有些迷离的
灯光下,弥散着醉人的光晕。妩媚!诱惑!如果说是勾引,也不足为过!

  圆润的乳房颤巍巍的呈现在爸爸的面前。看得爸爸呆呆的,张大了嘴。雪白
的玉兔上,那小巧可爱的一抹嫩红,让人瞬间砰然心动,狂跳不已。门外的我,
真想冲进去,把乳房上那点嫣红含进嘴里,再也不吐出来。

  姐姐被爸爸灼灼的目光看得有些害羞。微微侧过身子。一手抬起,以胳膊挡
住自己的双乳,但也只能挡住乳头。承袭妈妈的遗传,姐姐的乳房实在太大了。

  另一只手,挡住她下体的黑森林。其实,那里的阴毛,因为沐浴而打成一缕,
很严实的覆盖着下体,什么也赶不到的。但是这么一挡,反倒有些欲盖弥彰的味
道,让人浮想联翩,在脑中想象着阴毛里面的绚丽。

  记得有一句古诗是这样说的:「人比花娇花无色,花在人前亦黯然」,用来
形容现在的姐姐再恰当不过了。真真的秀色欲滴。不仅让坐在床边的爸爸看呆了,
门外的我也险些把口水滴出来。

  眼睛越来越红的爸爸,突然跳了起来,如动物世界里的猛兽一般,钳住姐姐
的肩膀和腰肢,把姐姐放到在穿上,欺身压了上去。

  爸爸蠕动着身子,喘息着,急迫地伸出魔抓揉抓着自己女儿嫩滑的双乳。作
为体育老师的爸爸,双手很是粗糙,而姐姐的乳房又是那般细嫩,爸爸大力地肆
意揉搓,我真担心会弄破姐姐吹弹可破的肌肤。

  爸爸一边揉搓着,喉咙因为吞咽着唾沫不断上下蠕动着。不同于平时的声音,
爸爸满口色情的问:「女儿啊!啧啧!你的身材真是没的说!超赞!比你妈妈当
年都迷人!啧啧啧!干过你的男人,也一定和爸爸一样,对你的身子赞不绝口吧?!」

  爸爸说着,粗糙的指尖一捏姐姐娇嫩的乳头,蹂躏般的在指尖揉搓起来。引
得姐姐的娇躯一阵娇颤,「啊——」的呻吟出生来。红着脸,半咬着朱唇,娇羞
地对爸爸说:「爸爸说什么呢!好色情!哪有爸爸问女儿这些的!女儿这可是国
家计生委委派的正轨医疗工作。怎么叫爸爸说得那么不堪呢?!什么『干过你的
男人』,那都是我的病人!病人!」

  爸爸猥亵地笑着,指甲逗弄着姐姐的小乳尖,时而绕着乳头花圈,时而拨弄
着乳头上的点点肉粒,对女儿说:「好!爸爸说错了!给女儿道歉!女儿的病人!
那你的病人,都被女儿的肉体迷倒了吧?有没有私下找你来一发——啊——治疗
的?」

  姐姐摇摇头道:「是有不少油腻腻讨厌的中年大叔,像爸爸说的,约过我。
但是,我都拒绝了!要知道,被计生委知道了,会被开除的。我才不傻呢。」

  「不少油腻腻讨厌的中年大叔?」,爸爸说着,另一只手向下伸,握上姐姐
圆润的桃臀。白嫩水滑的肌肤,如玉如脂,爸爸摸得爱不释手。边摸边问:「那
也就是说女儿被不少中年大叔干过吧?而且,女儿的身子让他们爱不释手。女儿
啊,不光是中年大叔吧。我想每个被女儿治疗过的雄性都对女儿的身子恋恋不舍
吧?」

  「爸爸?!」,姐姐扭捏着娇躯撒娇道:「爸爸好色情啊!我明明是您的女
儿的,怎么和那些油腻腻的中年大叔一样啊!啊——」

  爸爸在姐姐桃臀上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悄悄钻进姐姐肉缝里。而姐姐呢,不知
是躲避还是配合着爸爸的侵袭,下体乱颤着,抖动着,娇喘着:「哦——啊——
爸爸——爸爸——不要啊——那里——不要啊——哦——」

  姐姐的淫叫非但没有令爸爸停下来,反倒让爸爸更加肆无忌惮地在姐姐的肉
缝里拨弄着手指。

  爸爸淫笑着:「女儿啊!什么不要啊?!都不知道被多少人弄过了!啊——
给不知道多少人治疗过了。怎么还跟小处女似的大叫不要呢!难道是在和爸爸玩
角色扮演?是——禽兽父亲奸淫处女女儿?」

  「讨厌啦。女儿被爸爸说得好下流啊!我可是您的女儿,怎么能——啊——」,
姐姐的身子如遭电击一般,猛地一阵抽搐,两腿挺直,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再
看姐姐的胯间,爸爸竟然也把拇指伸了进去。食指和中指在姐姐的肉缝里似乎在
揉捏着什么。

  难道是爸爸正在揉搓着姐姐的小阴蒂?怪不得姐姐有那么大的反应。女人的
阴蒂可是非常的敏感的,对于动情的女人只是刺激那里,都可以把女人送上高潮
的。这样看来,爸爸也是情场老手啊。

  姐姐卷曲起双腿,令爸爸的玩弄更加的方便。双眼失神的大叫道:「啊——
爸爸——不要啊——那里——那里——变得好奇怪——不要弄了——好爸爸——
好痒啊!爸爸——好奇怪啊!爸爸——女儿——女儿——受不了了——啊——」

  随着一声声醉人的娇喘,姐姐紧闭的小阴唇被喷涌而出的淫水冲开。姐姐的
小花心就像盛开的玫瑰一般动人。清澈粘稠的淫液从花心中喷涌而出,在灯光下,
闪耀着淫靡的光。令人心动,想入非非。

  爸爸起身,低头看着姐姐臀下湿了一大片的床单,露出胜利与自豪的微笑。
说道:「没想到我的女儿和妈妈一样,身体这么敏感,只是都弄几下就动情成这
样。同样迷人的小豆豆,只需挑拨几下,就会淫水涟涟。此时的你,和当你妈妈
还真是一样——清纯甜美的。但是,一旦被弄上床,却又是妩媚妖娆的小妖精!
真好!」

  说着,爸爸再次如饿虎扑食一般,扑到姐姐身上。霎时间,一白皙一黝黑,
一娇嫩一健硕,两个身影交织在一起。肉体的纠缠中,爸爸的衣裤不断的被抛到
空中,再掉落到地板上。直到爸爸赤裸着古铜色健壮的身躯,把姐姐紧紧地压在
身下。

  姐姐的长发散乱在床上,闭着眼睛,双乳急促地起伏着。看起来,真的很像
爸爸说的——禽兽父亲奸淫处女女儿。而且是无助的女儿,放弃了抵抗,认命地
等到禽兽父亲肉棒的鞭挞。

  我以为爸爸会立即提枪占有姐姐的身子,享受姐姐诱人的肉体。但是我错了,
爸爸并没有,而是伸手托起姐姐脑袋,亲上自己亲生女儿的红嫩小嘴。姐姐有些
躲避,但不像是抗拒,而是有些羞涩。想来也是,和自己的亲生父亲做着情侣的
事情,怎么都是有些乖乖的吧。

  但是,爸爸却看不出什么拘束的样子。两片粗糙的有些紫红的嘴唇,用力的
吸吮着姐姐的嫩唇,完全不顾姐姐的躲闪,逼迫姐姐和他长长地吻着。「咕噜咕
噜」,爸爸大口的沿着唾沫。想来那是从姐姐口中吸吮来的香液。看着两人嘴角
丝丝流出的水迹就知道了。

  爸爸甚至把舌头伸进姐姐的口腔中,肆意地搅弄着。当然,爸爸也没有忽略
对姐姐下身的侵袭,依旧是拇指和食指在姐姐肉缝里揉捏着那小巧可人的肉豆豆。
而其他的三个手指也没有闲着,很是流氓的在姐姐的阴唇和小穴口指尖来回划弄、
挑逗着。

  姐姐这样被爸爸玩弄着。双腿来回乱颤着,不知道是要并在一起,还是要长
得更大。而腿间早已在爸爸的逗弄下,变成一片泽国,淫水泛滥到无以复加的地
步。胯间的肉穴完全显露出来,紧闭着,如活的鲍鱼一般蠕动着、吞吐着,诱惑
着她身上的男人。那么的迷人,那么的淫荡。

  姐姐从爸爸肉唇下挣脱出自己的小嘴,急切地说道:「讨厌啦!爸爸!女儿
都喘不过气来了!」

  爸爸又要封上姐姐的嘴,却被姐姐用手挡开了。

  姐姐喘息着说:「爸爸——别闹了!快进来治疗吧!」

  说着,姐姐递给爸爸一个小袋。

  爸爸接过去,有些疑惑地问:「避孕套?不是要男人把肉棒插进你的小穴里,
浸泡着你的淫水来治疗吗?!这带上避孕套,不就光是做爱了吗?!还怎么治疗
啊?!啊!女儿是不是想以公谋私,借着治疗的机会,多和爸爸嘿咻几次啊!不
用啊!只要女儿说一声,爸爸随叫随到!谁叫女儿这么迷人呢!」

  姐姐皱着眉,瞪着眼,双拳飞舞着落在爸爸的胸口,气呼呼道:「爸爸!太
坏了!再这样乱说,女儿就不理你了!色老爸!这才不是什么避孕套呢!是最近
研究出来的辅助治疗套。它单向透水,可以把淫水保留在套子内,让淫水浸泡肉
棒更多的时间。也能防止病人有性病传染给性器按摩师。喏!赶紧套上,开始治
疗吧!」

  「哦!这样啊!」,爸爸说着,撕开包装,套上套子,把他那凶悍的家伙对
准姐姐的小鲍鱼。而姐姐似乎是感受到了龟头上传来的触感和炙热,双臀不自主
的颤抖着,肉穴不断的摩擦着爸爸的龟头。仿佛在挑逗爸爸的肉棒,让它赶快来
征服自己。

  爸爸大叫一声:「女儿!爸爸来了!啊——」

  随着爸爸兽性的一吼,作为父亲一部分的肉棒奋力一挺,猩红的大龟头「扑
哧」一声刺进了自己亲生女儿的小肉穴。

  「哦——」,姐姐淫荡而又满足的大叫着。父亲禽兽的肉棒终于充满了她多
汁的小蜜穴。姐姐下意识的蠕动着腰肢,感受着被自己肉壁包裹的炙热。一双玉
腿勾上爸爸厚实的腰,鼻中飘出若有若无的哼唧声。

  紧接着,爸爸没有丝毫的停歇,也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腰部拱起用力,下
体如电动马达一般,迅猛而大力的抽插起来。父女二人的胯间,「啪叽啪叽」的
拍击声不绝于耳。

  爸爸的肉棒如打桩机一般,每一次都用足了力道,夯进姐姐肉穴的最深处。
不到三分钟,柔弱的姐姐就被爸爸操干的娇喘连连,粉嫩的肌肤渗出一层细细的
汗珠。白皙的酮体随着爸爸的冲撞不断剧烈地来回摇晃着,就连呻吟声也是跟着
一颤一颤的,胸前的两只大白兔更是随着爸爸的侵犯欢呼跳跃着。

  随即,爸爸就注意到这两只可爱的大白兔,伸手抓捏在手里,有些粗鲁的玩
弄着。「啊——嗯——哼——」,姐姐眉头紧锁,似乎很痛苦,但是呻吟出的声
音却是意外的销魂,给人感觉这样对待她很是受用。好奇怪!

  姐姐满脸桃红,半眯着眼睛,小嘴微张,无助而又急促地喘息着叫道:「爸
爸——爸爸——慢一点——别光想着干女儿——啊——这是治疗——慢一点——
多做一会儿——让爸爸的肉棒多浸泡——女儿的淫液——治疗效果才好啊——」

  「没事的!不用担心爸爸」,爸爸双手钳着姐姐的肩膀,反倒更加用力的在
姐姐身上驰骋着,说道:「想当年我追求你妈妈的时候,你妈妈就已经小有名气
了。而我就是个普通的高中体育老师。就是靠爸爸出色的肉棒。一次夜店偶遇的
一夜情,你妈妈就拜倒在爸爸的大肉棒下了。这么多年了,你妈妈那么风骚,却
没有外遇。就是我的大肉棒把你妈妈喂得饱饱的,别的男人的小小鸟,她都看不
上了。」

  说着,爸爸用手在姐姐的脖子上一抹,在姐姐面前晃了晃说:「看吧!被我
干得口水流到脖子上都不知道!你们母女还真是——一个样!」

  「爸爸——好讨厌啊——哦——」,姐姐妩媚地浪叫道:「坏蛋爸爸——好
流氓——好讨厌——但是——好会干啊——女儿——女儿——不行了——好酥好
麻——啊——下面要坏点了——啊——要不行了——爸爸——爸爸——快点——
爱我——快——」

  听着姐姐近乎赞美的淫叫,爸爸满脸的得意之色。胯下也不含糊,更加狂猛
的挺动着,下体撞击姐姐嫩穴的「啪叽」声响彻整个房间。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
姐姐粉嫩的下体,有些红肿充血,越来越鲜红。

  虽说是在进行爸爸性功能康复治疗,但是这样的父女赤裸缠绕在一起,爸爸
把性肉融入到自己亲生女儿的肉体里,怎么看都是在性交啊!父女间如此的欢愉
就是乱伦啊!

  好奇怪啊!这有违伦常的父女交配,我在门外看着却是非常带感啊!仿佛不
是爸爸在操干着姐姐,而是我在干着自己未来的女儿啊!我的下面好热,好涨!
要是姐姐能在我胯下承欢就好了!

  床上,爸爸和姐姐,一白一黑,翻滚交织,进行着人类最原始的活动——交
配!虽然能起到治疗爸爸生殖能力的作用,但是却改变不了这是性交——和亲生
女儿性交的事实。

  躬身在门外的我,下体一热,心头一阵狂跳,肉棒一阵悸动,射了!

  射精过后,裤裆里热热的,黏糊糊的。但是,心里却有些悲凉。爸爸不仅有
妈妈那样的大美人,现在和年轻貌美的姐姐在床上颠凰倒凤,但是我自己呢,毛
都没有!

  所谓的「射前色如魔,射后圣如佛」。我还真的没有看下去的念头,回屋,
躺床,睡觉。

  但是,好久,寂静的夜晚,隐约还是能听到姐姐「嘤嘤」的娇喘。脑子里不
自觉的就回想起爸爸把姐姐压在身下,耸动着下体,操干着姐姐娇柔赤裸的酮体。

  我把脑袋我在被子里,尽力不去想姐姐的裸体。但是,越是不想去想,姐姐
双乳、姐姐的下体、姐姐的蜜穴,这些越是在眼前萦绕。

  如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一发不可收拾。

  半夜,我去上厕所。却发现厕所的是亮的,里面有姐姐的声音。看灯光的投
影,姐姐好像在里面收拾身子。我趴着门缝偷偷往里看。姐姐正在准备洗澡,走
路有些踉踉跄跄,身子时不时地抽搐着,拧动水龙头的手也是颤抖的。一个转身,
让我刚好看到姐姐一片狼藉的下体,腿根和阴毛上满是淫液被搅弄成的灰白的沫
子,肉穴敞开外翻着,红彤彤的,肿起了好多。

  我好像拉开门进去,扶着颤巍巍的姐姐,帮姐姐清洗身子。但是,我没有勇
气。我不知道如何和姐姐说。也怕进去后,控制不住自己,对姐姐做出禽兽的事
来。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龙葵 于 2018-5-21 23:53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