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54jick 发表于 2018-05-21
作者:8654jick

2018-5-21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本站首发:是字数:6298

                序章

  天有已经有点昏暗,气温开始有点阴冷。

  大路上的行人络绎不绝,但人群中有个少年,却只想离开人群,找寻一个安
静的地方。

  他叫杨迪,16岁,是一名高中生,父母从小离异,母亲在他小时候离开,
早已经失去了联络,父亲是一间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后来另外再娶了一名年轻他
二十多岁的女人作为杨迪的后母,这女人平时看在他父亲的脸上倒是可以,但私
底下对他却是极其刻薄,虽然他的父亲因为工作关系不能长期在家,但这位后母
碍于父亲的情分上也不敢怎么样,可是好景不长,在这位后母又孕育了一子一女
之后,从此家里的关爱几乎都落到了他们身上,慢慢的杨迪就感觉到自己被冷落
了,幸好父亲还是会抽出一点时间来鼓励他关爱他。

  不过最近发生的一件事真把他推向了深渊,就在不久之前,他的父亲因车祸
不幸过世,后母接管了他父亲的所有遗产,当然也包括他的抚养权,这不得不佩
服他父亲的未雨绸缪,在中年就已经立下了遗嘱。

  杨迪默默的来到了河边,坐在河道桥上的桥墩上,这时候的他已经萌生了一
种跳河牺牲,一了百了的冲动,父亲的离去对他来说是一种打击,世上留下来的
亲人不多,而且都和他比较生疏,父亲似乎成为了他唯一的依靠。

  父亲不在,后母碍于继承财产的关系,才一并接过了他的抚养权,要不,早
已经把他赶出了家门,但这时候的他已经不是受万宠于一身的骄子,而是沦为那
本是属于他的那个熟悉的家的佣人。

  今天,他在学校里因为成绩不断下降,并且不按时完成作业的事情,被学校
的老师狠狠的痛骂了一顿。因为成长的关系,他虽然平时看起来比较随和,但是
内心却比谁都倔强,他不愿意用自己父亲过世,自己因要承担家里的家务所以耽
误的学业为借口,来解释现在自己如此槽糕的状态,他虽然痛,但不愿意说出来,
也不愿意得到别人的同情。

  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灯管折射着自己的倒影映在了水面之上,倒影随着河
面水纹波动,似乎向他招手,来吧!跳下去,跳下去结束一切!

  杨迪的心已经有点松动,过去不堪回首的回忆像电影一样在脑海里不断的重
播,此刻杨迪的泪水已经像缺堤的洪水在早已经充盈的眼眶里汹涌而出。

  他身体一点点的往前倾斜,慢慢的,慢慢的准备解脱,离开这个滚滚的尘世。

  突然一把似乎充满了岁月沧桑的沙哑的声音响起,似乎一下子把杨迪将要跳
进河里的灵魂拉回到了桥上。「年轻人,你的心没有那么脆弱吧,你以为跳下去
就是解脱了?你确定你从这里跳下去之后就会真的离开这个世界?」

  被惊醒的杨迪好奇的侧过头,注视着这个叫住了自己的男人,从黑暗之中,
一步一步的走向了自己,普通的样貌上明显可以看到许多岁月印在脸上的纹理,
干爽整洁用发胶固定好黑白相间的发型,佩上似乎非常名贵的西装,有种说不出
的独有气质。因为父亲的关系,家里也算有点富裕,杨迪还是见过一点世面,这
人非富则贵,怎么孤身一人来到这个阴暗荒凉的地方。

  男人目光并没有看向杨迪,似乎没有在乎他的感受,自顾自己的来到了杨迪
的旁边,双手撑在桥梁支上,支撑着身体对着河面说道:「老朋友啊,你又想找
人去陪你了?这就不厚道吧?我还没死呢,这么快就想把我抛弃了。」

  杨迪奇怪地望着这个男人,又望了望河里,心想着:这人在对谁说话?难道
脑袋有问题?是的,如果不是右问题,像他这种打扮的人,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没等杨迪想清楚,男人就伸出了大手塔在了杨迪的肩上说道:「年轻人,父
亲死了是不是很伤心?但你要想想,你父亲见到你就这样结束自己的人生会不会
很失望?你失去了一切?你给后母夺走的一切,那本应该属于你的一切,你不想
把他抢回来吗?你就不想自己的人生过得更加的精彩吗?你以为你跳下去什么都
解脱了?自己骗自己,少了你,你的后母会非常高兴,而且你爸的遗产都会给他
们继承,而你虽然死了,但还是会沦为笑柄。而且你不是还有个母亲吗?不想见
他吗?」

  一番话让杨迪的内心汹涌起来,对,如果我就这样屈服了,最开心的是她们,
而且我父亲的东西,不能就这样落入别人的手里,对,我还有母亲,我要找她,
找回我的家。杨迪紧紧的握紧了拳头,开始为自己内心的不甘而挣扎,但很快他
似乎又想到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杨迪惊恐的望着旁边的男人问道:「你!你!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你是谁?」

  「哈哈,我只是路过的有缘人。」男人似乎表情随和随意,杨迪根本没办法
在他陌生的脸上看到一丝答案。

  「你到底是谁?」杨迪再次焦急的催问道,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我是谁?兮兮兮,你不用知道我是谁,可是我知道你是谁就可以了?现在
是不是不想死了,兮兮兮。」突然男人的脸孔变得扭曲阴沉起来,笑声变得刺耳
难听,让人毛骨悚然。

  「我,我,我没说要死!我走了。」杨迪被脸前的男人吓得冷汗直流,也顾
不得之前自杀的念头,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兮兮!不想死就对了!咯咯咯!」男人的笑声越发的恐怖,甚至大笑起来,
笑容异常的诡异吓人。杨迪吓得连忙转身,正想离开桥墩,这时候让惊讶的事情
发生了,男人的手突然伸向了他的后背,一只手似乎轻轻的,却带有不可抵挡的
力量,把他往河里一推。「兮兮,不想死就对了,这样才死得痛苦,咯咯!」诡
异的声音再次响起,但他已经掉向了河里。

  杨迪来不及思考,恐惧已经充满了内心,他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就这样
被推倒了河里。

  「这次真的死定了。」绝望的他,在身体与河面接触了一刻,回头又望向桥
上那个男人,只见他已经恢复的以前的脸容,似乎又是这个男人的声音再次在自
己耳边响起:「记住,能力越大,欲望越大,固本正心,量力而驱邪!」这次的
声音不再诡异,却像洪钟佛音一样敲击着自己的内心,不过很快,冰冷的河水已
经吞噬了他的身体,双眼往向河面之上的微光,就像他的生命一样,慢慢的减弱,
在最后一点微光消失了一刻,他的生命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

              第一章医院惊魂

  「医生怎么说?还有可能醒过来吗?」杨迪在沉睡之中,似乎朦朦胧胧的听
到了自己后母的声音。

  「医生也说不准,理论上溺水时间超过15分钟的人,因为脑缺氧,会造成
脑细胞死亡,就算不死,也会变成植物人,但是有一定的几率出现……」

  女人突然打断道:「好了,我不想听到这些,我想知道,他现在这样半死不
活的状态,我是否可以完全继承所有的财产。」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态度,杨迪
知道自己并没有因此死去,但他却惊讶的发现,自己似乎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
似乎只有思维的活动,不要说手脚,连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都没有了感觉,这种状
态让他异常的慌张。

  这时候男声又想起,通过声音的析别,这似乎是自己家的律师的声音。「张
夫人,按令夫的遗嘱,你必须抚养他成家立业后才能继承他剩下的5成的遗产,
在这之前,你只能先继承原本的2成。」

  张夫人气急败坏的问道。「这个死东西,谁会想到他居然还这么早立了遗嘱,
亏我对他这么好。居然还防止我,气死我了,如果他死了呢?那我是不是就继承
所有了?」

  律师无奈的说道:「这个……张夫人,我说过了,先不说现在我国还没有安
乐死,这是违法了,而且遗嘱里有特别说明,你必须尽你的抚养义务,除非不可
抗力的因素,造成他们身体伤害或者死亡,就会失去继承资格。」这时候的他当
然也感觉到这后母对杨迪是多么的不友善。

  「这什么破条例,我怎么会害自己的儿女!」说完她不自觉的望向病床上正
被呼吸机维持着生命的杨迪,似乎还是有点为刚才的话感到一丝羞愧,就没有继
续说下去了。「好了,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再通知我吧。」说完头都不回的离开
了。

  而律师似乎立即离开的想法,居然打开了电视看起了新闻。

  「据警方透露,昨夜在篱落河边发现的尸体,根据生物体征监测发现确实属
于著名企业家林康荣,未发现谋杀等迹象,怀疑是自杀。林康荣今年43岁,2
0岁时候的他横空现世,白手起家,一手成立了盘大的商业帝国,并且一手成立
了道商联体、佛商联体等古文化商业一体产业,据知情人士透露,他在早年创业
期间,曾不择手段,做过很多令他后悔的事情,甚至害死了他的亲人朋友,因此
还患上了抑郁症,最近病情加重并且拒绝了治疗,或许这就是他自杀的主要原因。
另外本台独家消息,一年前在同样地方无故落河溺水的已故杨氏集团董事长的长
子,经过一年的治疗,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但仍未苏醒……」

  杨迪在新闻里听到自己已经沉睡一年的消息后非常惊讶,不过如果他能看到
电视新闻里已故企业家林康荣就是那天晚上的那个男人后必定更加的震惊,可惜
他现在却无法知道。

  「赵大律师啊,说了你几次了,虽然这是VIP病房,但是你也不能把电视
的的声音调到那么大的」充满磁性的女性声音响起。

  「呵呵,我的宝贝大医生,我不把声音调大一点,你怎么会知道我来了呢,
这层VIP房,就只有我们杨公子入住,除了鬼,还会骚扰到其他人马?哈哈」

  「你啊!大坏蛋,你怎么知道这里没有鬼,还有其他医护人员呢!笨蛋。」

  杨迪心想着:「两个家伙一定有什么关系。」好奇心让他一直想看看两个在
他病房里的人到底长什么样子的,又或许是因为他确实沉睡太久了,急需去了解
或许再次熟悉这个世界,好证明自己的存在,现在这种态度真的不是滋味。

  「嗯……哦……你轻点啦,喂!快把门关了,等下给人看到。」暧昧的声音
又打断了杨迪的思考。

  「怕什么,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医院正在开员工大会,只留下了你在
看守,还有个小护士,我刚才已经支开他帮我做事了!倒是你不怕你的病人突然
醒过来了吗?」律师玩味的回答道。

  「呵呵,你不怕,我也当然不怕,再说他怎么可能醒过来。」

  「好了,好了,抓紧时间,我还没试过在病房里呢。」

  「嗯!哦!哦!用力!用力点!好爽!」一声声的呻吟,不断的传进杨迪的
脑海里,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他们在干嘛,这让杨迪甚是不好意思,但是回过头一
想,他们虽然把他当成植物人,但也太不尊重自己了吧。

  「不行了!宝贝,我要来了!我要来了!」

  「不要!我还没够!不要!」

  「来了!来了!啊……」一声长叹,这闪电般的速度,让杨迪重新在脑海里
定义了赵律师的形象,不过最令他不可接受的是,他们这对男女居然每个星期都
在他的病患幽会几次!无论早中晚任何时间!同样也经常听到女方的埋怨。

  这样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而杨迪也慢慢的习惯的这种状态,并且试着用听
去感受这个时间,慢慢的他开始发现他听到的东西越来越远,越来越细微,甚至
能听到远在医院马路上行人的笑声,树上的鸟叫,风吹的草动,似乎通过声音去
感受这个时间,他好奇是不是因为自己这种状态所得到的能力,或许上天是公平
的,夺取了他一些东西,就会给过另外一种东西,只是他没有意识他这这种意识
状态,知觉全无的状态是多么的恐怖,一般人思维就会混乱,意识开始模糊,最
后慢慢的真的变成了植物人。

  这天,天色已暗,医院周围都已经安静了下来,这当然是杨迪靠听去看到的
时间。

  「宝贝,今天有点忙,现在才能过来,不好意思啊。」开门进来的熟悉的脚
步声,肯定就是赵律师,杨迪心想着。

  「你啊!还好今天晚上我夜班!要不你就没机会了。」女方当然就是他的陈
思思主治医生。

  「嘿!宝贝,你说晚上医院会不会有不干净的东西看着我们」赵律师问道。

  「我有白大褂,才不怕呢!」

  「那我把它脱掉,看你怕不怕!」

  「不要!啊!坏人!我咬你!」杨迪知道他们又要来了,无奈的他知道自己
又要被他们的呻吟所打扰,男女之间的事情,身为现代人的他,不可能不知道,
但是这么近距离的发生在他旁边,而自己却不能一睹为快,刹是遗憾。

  杨迪不知道多少次幻想他们交媾时候的景象,这一次也不离开,熟悉的呻吟,
熟悉的肉体碰撞的呻吟。

  女的是一名30多岁但风韵犹存的熟女,也只有这样才能吸引得到赵律师这
样的大状注意。她拥有乌黑的的秀发,波浪卷般的发丝一直来到了肩上,柳眉凤
眼,高鼻厚唇,雪白但可能因为长期夜班而不那么滑嫩的皮肤,绝对能引起正常
男人的冲动,也难怪赵律师也逃不出这个美人关。平时白大褂里,隐藏起来的傲
人的双乳,已经在胸围离开的一刻呈现在空气之中,一直大手正贪婪的抚摸这双
乳上的柔软,暗红色的蓓蕾早已经在男方舌尖的攻势中毅力坚顶。

  黑色的内裤早已经脱到了脚髁上,修长的双腿夹在男方的腰部,坐在了赵律
师的身上,下体再已经把他的肉棒包裹其中,两人正卖力的耕耘着,汗水淋漓,
呻吟不断。

  脑海中春色无边的画面让本来感觉不到自己心跳的杨迪饥渴难耐。

  「什么时候电的头发?」突然赵律师问道。

  「今天,喜欢吗?」两人又拥吻在一起,不过并没有停止下体之间的碰撞。

  杨迪心想着:「这个波浪发确实蛮适合她的,今天赵律师的表示似乎也不错
哦。」杨迪正嘲笑着赵律师的能力,并且欣赏着为女医生更添姿色的发型时候,
突然!他好像发想了什么!这突然而来的发现让他似乎都能感觉得到早已经和自
己失去了联系的心藏正在猛烈的跳动!

  「不对!我靠听的!不可能听得出陈思思医生的发型!」杨迪内心不断波动,
并且小心翼翼的整理自己脑海中的画面,他开始思索两人之外的景象,整个房间
慢慢由模糊开始变得清晰,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他病房的样子,不!不是第一次!
只是以前没有去留意!

  这种状态非常奇妙,他不是用眼睛,但却实实在在的看到,在脑海里呈现出
了现实的画面,但能看到附近所有的一切,他能看到自己身上的仪器,看到监控
仪里心跳的频率,到了呼吸机机器一上一下的运动,唯独看不到他自己。

  杨迪重新观察着再次看到的这个世界,当然同时观摩者陈医生和赵律师两人
的春宫画面。

  「宝贝,我怎么还是感觉有人在看着我们。」陈律师突然停止了抽到,问道。

  「你可不要吓我,我学医的才不相信这个呢!继续不要停,今天表现不错。」
两人再次抽到起来。

  「兮兮,这男人不错嘛,还感觉得到我的存在,今天晚上过来,我要好好的
吸收一下你的精力才行」尖锐刺耳的笑声响起,正在激情中的两人似乎并没有听
到,但杨迪却听得清清楚楚。

  这时候的他早已经跟着声音的方向,看到了源头,一个脸无血色,两眼发白
的长发女人正在两人身旁,奸笑着和自己一样观摩着,是的,他双眼发白,因为
根本没有眼珠!

  如果杨迪还有身体感觉,一定是全身冷汗,他多么希望对方没有发现自己,
一动也不能动,当然他确实是一动不动,因为本身都已经没有了知觉。

  长发女人轻轻的在男人身上吹了一口气,然后用陈医生一样的姿势坐在了赵
律师身上。

  杨迪当然知道一个人身上不可能以同样的姿势坐上两个人,但对方似乎已经
不是人了,因为杨迪惊讶的发现那女人居然和陈医生重叠在一起了!

  两人的抽动并没有因此而停止,而且似乎要加快了速度和力量。

  「嗯!哦!啊!」声音还是陈医生的呻吟,但杨迪明明能隐约看到她身上有
刚才那个女人的身影,时间一点点过去,杨迪一动不动,慢慢的发现对方似乎真
的没有发现自己。

  「难道连她都发现不了自己?」杨迪心想着,并且试探性的拉近了脑海里画
面的距离,这时候的他就像用了望远离观察一样,把画面慢慢的拉近放大,好像
整个人来到了两人前边一样。

  「真的发现不了我?」杨迪松了一口气,心中的大石落下,他想不到这个世
界上居然真的有鬼,而自己似乎比鬼更加神奇。

  「快!快点!用力!」陈思思喊道,这时候的赵律师两眼已经变得迷离无神,
两只大手像接受到什么命令一样,紧紧的抓住了陈思思的双乳,把它当成了受力
点,拉动了陈思思整个身体在自己肉棒上抽到着,根本不理会自己的大手已经在
她双乳上留下来一片片的红痕。

  「啊!」一上长喊,陈律师的身体不断的抽到,一大股一大股的精液射进了
陈思思的体内,却似乎没有流出来的痕迹,而陈律师的肉棒却也像喷泉一样,不
断的射精,没有停下的迹象,知道他脸色开始变得苍黄,眼眶的黑纹变得异常的
明显,脸骨似乎在变得瘦弱的的皮肤上显得更加的明显,原本坚挺的肉棒,慢慢
萎缩变小,最终停止的射精,而陈思思身上似乎更添了一阵淫荡的气息。

  「兮兮,这次吃了个饱,看来有一段时间不能再享用了,让他再养养身体吧,
废了就麻烦。咦!这小兔崽子好像恢复不错,下次先顶替一下吧」说完慢幽幽的
飘出了病房。

  这时候的杨迪,郁闷得极点,什么情况!我现在这身板怎么收得了!连反抗
的能力都没有!这不等于在等死?老天爷你是在玩我啊!

      ——开头本想写些肉戏,但还是慢慢深入好,本文半快餐爽文,欢迎各位大
在用词,用句,构思,连贯性上各种评论和给意见,有助本人提高水平,谢谢!

[ 本帖最后由 8654jick 于 2018-5-21 03:09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