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的温柔 发表于 2018-05-22
    
作者:霸道的温柔
2018年5月2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字数:
                           
                              第十七章:定情(下)
PS:回网友的疑问,主角能承认下任掌门候选人,他确实具应急处理能力。但现在他不过十九岁,出道江湖一年多,还很年轻,心理未完全成熟。奸淫妇人放任自流,因为是他是初犯,不是惯犯。而且双方都不认识对方,在古代那交通条件落后的情况下,两个陌生人撞在一起,估计这一辈子也可能不撞上第二次。
※※※※※※※※※


两人掉落草丛,高达尽量以自己为垫以免张墨桐受到伤害,所幸草丛中并没杂石之类,没有让两人受到损伤。可这一摔也把张墨桐从情欲中清醒过来,一把推开高达,勿忙起身整衣。

这下可苦了高达,他欲火真焚身难受得很,肉棒肿胀发疼,也顾不得了那么多,一个熊抱将张墨桐重新压在草丛上,不知为何这段时间以来他欲望来得特别猛,想控制也控不住,一口吻在张墨桐张口欲呼的小嘴上,舌头卷起对方的香舌吸吮不停,将对方想入说话重新压了回去。

良久,两人唇分,嘴上连着一条透明蛛丝久久不断,张墨桐感觉到对方巨大龟头再次来到小穴前,急忙用手掩住小穴说道:“高大哥,咱们还不能这样的,我们还没有成亲呢?”

高达见她眼神坚定,只得从她身上爬起来,坐在旁边喘息说道:“可是哥哥好难受!那里又硬又疼。”也不知怎么搞的,以前想硬的时候,即使到妓院里找妓女,它硬不起来,还遭妓女耻笑。现在倒好,只要稍微想一些有违人伦的恶念头,就死命硬起来,不发泄出来就软不下去。

“这个,人家帮你弄出来。”张墨桐害羞地说道,可看到高达惊讶的眼神又急辩:“人家是偶尔偷看薇姐跟你师弟鬼混知道的,人家可不是薇姐那样的女子。”

高达直觉好笑,打趣道:“可你要我怎么相信呢?”

张墨桐急道:“不信你可以过来看看人家那里,人家那里绝对是完壁的。”说罢,撩起长裙将私处暴露在高达面前,私处上面的阴毛并不茂密,那道粉红幽谷中闪烁着点点白光,一下子将高达让气血沸腾。

高达忽然想起当日在‘风月阁’偷听‘猪马双怪’言及,自己俩兄弟查看缥渺处子身的情景,与此刻竟这样相似,他俯下身激动地将头埋向张墨桐胯间,一股骚味直钻鼻孔,可在他那里却胜过琼浆玉液,忍不住一口就吻在幽谷小穴上,舌头不断伸进穴舔弄,把刚刚的处女初潮吸入口中,将上面舔个干干净净。

“高大哥,你这个坏人,就知道欺负人家。”小穴传来阵阵快感,让张墨桐招架不住急忙将高达再次推开,生怕再这样下去自己也会忍不住,处子之身应该留在新婚之夜的,不然会让男人看轻的,娘亲便是这样跟她说的。

高达看着她的娇态,只觉得自己的魂都快被她勾去:“那是因为桐妹太美丽了,让哥哥有些忍不住。”

“坏人,骗人!”张墨桐嘴上虽是说骂人,心里可乐开花了,她缓缓爬到高达胯间,伸手握着那根大得惊人肉棒,心中暗暗自惊,一双手竟不能握全,比起那晚偷看林动与赵薇偷情展出来的还要大上三分之一,羞答答地说道:“高大哥,你这里好大,好吓人啊,肯定胀得好难受吧?人家帮你弄出来吧!”张开樱桃小嘴缓缓将龟头含进去。

“哎哟!疼!”美人口交本是一件让男人很爽快的事,无奈张墨桐压根没有经验,她只是葫芦画瓢,完全不懂个中真谛,含下高达的龟头后学着从赵薇偷看回来的动作,来回吞吐,银牙在高达敏感龟头和棒身刮来刮去,把高达痛得咬牙切齿,连忙将肉棒抽出来。

张墨桐不解地问道:“高大哥,怎么了,我弄疼你了?”

“这个……”高达真觉得这话十分之怪异,照理来讲应是自己弄疼她才对,可现在却她弄疼自己真够怪的,看着张墨桐急欲察看时,胸前那对巨乳晃动,脑海中立刻想当晚她娘亲为自己打奶炮的情形,心头火热难止她说道:“不是你弄疼了我,我们换个方式吧,那样我会出来更快些。”说罢,便将打奶炮的要诀说出来。

“高大哥,你的花样真多啊!”张墨桐听完嗔骂道,可她依然听话地用自己那一双巨乳夹着高达的肉棒,用着自己乳肉来回磨擦,并且不时吐唾液在上面滋润,甚至还用小舌在龟头舔弄。

“跟李前辈真的很像啊!”感受少女硕乳柔软与润滑,再看着张墨桐生疏且认真的样子,高达仿佛看到当晚李茉生梳地为自己打奶炮一样,双重刺激下,这次他很快就射了出来,炙热阳精射得佳人满脸都是……

…………

“把人家的肚兜还来。”

高达与张墨桐温存一翻后,发现时间真的不早了,连忙各自清理一翻。高达只需提下裤子即可,可他也帮张墨桐穿衣,顺便揩些油,在帮她系好裹胸布后,有些不舍得将那个粉红的小肚兜给她给穿上,因为看着这个肚兜就想起了,当日误拿李茉的肚兜情形,心中甚是刺激,结果张墨桐甚是不满,伸手来抢。

高达一把肚兜塞进怀内,耍起无赖来:“把这个送给我好吗?桐妹,就当是我们之间的定情信物。”

张墨桐气道:“哪有这种定情信物的。”

高达笑嘻嘻道:“咱们可以做第一个。”从身上拿出一块玉佩,递给她:“这是娘亲临终给我所留的遗物,她曾经交代过这是未来媳妇的,要当成传家宝世代相传下去。”

“高大哥,真坏!”张墨桐接过玉佩,发现此玉佩果真是上了年头的东西,高达没有骗自己,心里美滋滋的将收下,同时快速穿上余下的衣服,有裹胸布穿不穿肚兜也没什么差别。

两人穿戴好一切,重新站在大道上,心里方后怕不已,幸好先前一直没有人来过,不然两人的这班光天化日下在大道旁边赤身裸体,被其他人看见,他俩估计得自杀了。

高达牵来骏马让张墨桐先上,张墨桐脸上却满是难色:“人家的里裤都被高大哥撕成粉碎了,这样坐上去会扎屁股的。”

高达这方醒起,张墨桐裙内可是光脱脱的,心头一阵火热,但很快又压下去,笑道:“别怕,你横坐在马上就行了。”说着,翻身上马,再一把将张墨桐拉上马来,横坐他的大腿上,这样果然没有扎到张墨桐的小屁股。

“驾,驾……”有了先前一翻恩爱,两人之的隔膜消失得无影无踪,张墨桐主动伸手搂住高达脖子,并亲了他一下表示感谢。高达哈哈一笑,一手搂住张墨桐的小蛮腰,一手拉缰绳,双腿一夹马腹,意气风发地策马而去。

…………

快马奔驰了半个时辰左右,高达与张墨桐便来到林家村,刚到村口便看到一群老百姓,有男有女拿着锄头往外冲,他们一边冲,一边嚷着:“有人毁田,咱们跟他们拼了。”“田地头里,赵小姐已经跟他们打起来,咱们赶紧过去帮忙。”



“我们还是来晚了?”



高达与张墨桐对视一眼,两人脸都是一阵燥热,连忙叫住一位老乡问清路线,快马加鞭狂奔而去,跑了一段路后来到一片水田间,果见大片水田已经被踏毁,青油油的禾苗被踏烂在田中,有不些年老的百姓正坐在田边痛哭,这些可是他们一年的税收与粮食,古时生产力低下,田地肥力不足,可以寻常百姓压根就没有存粮,只得种一年吃一年,现在把稻苗给踩踏了,即等于绝了他们的生路。







高达气得咬牙切齿,抬头扫视寻找毁田之人,果见前方不远处,有一大群老百姓团团围起来,里面传出阵阵怒骂迁求饶之声,两人急忙下马飞奔而去,没跑几步张墨桐便被远远甩在后面,张墨桐满脸通红地慢慢了下来,因为她裙内的里裤已经被高达野蛮撕烂了,现在一施展轻功,胯间凉风阵阵拂过刚刚高达舔弄小穴,一阵酸麻感直涌上全身让她不得不慢下来。







此时一位在田边痛哭的老伯,看到张墨桐满脸通红站着不动,只道她中暑了,大叫:“这位姑娘,不要再在太阳底下晒了,看你满脸通红,再这样你会中暑的。”







听到好心的人劝说,张墨桐又羞又刺激,她很想说自己没有中暑,可这种情况又如何开口呢,再看到身边不断跑过的陌生百姓,一股前所未有羞耻和刺激使张墨桐几乎站立不住,胯间小穴中竟有丝丝湿润之感,最后她也不知道是如何走到高达身边的。







……







高达掠进人群之中,只道里面有百姓有被太监的恶奴欺负,那想到一进去,竟是赵薇手持马鞭,照着跪在地上十多个脸青鼻肿的大汉面上乱抽。赵薇一边打,一边骂;“你们这些狗腿子,也不看看这些佃农是谁家的,一个死太监的命令就敢绝人生路,这里可是几千口人命,你们也下得了手?”这些大汉身上满是泥泮又湿又脏,个个跪在地上任由着赵薇的鞭打不敢有半句怨言,这情景完全超出想像。







当高达看到赵薇身后磨拳擦掌的川中四英,便明白个中缘由了,这些大汉想必就是采办太监派来踏苗毁田的狗腿子,被率先赶来的赵薇逮个正着,让川中四英狠狠地教训了一顿,然后就是自己当前看到情况。







“高大哥!你跑得太快了,桐妹跟不上。”张墨桐来得高达身后,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







高达回首见她满脸通红,红得像个苹果般,不明个中缘由,也道她中暑了,有担心道:“桐妹,你的脸这么红,难道中暑了?”







“你……你……这个坏蛋!”张墨桐又羞又怒,照着高达小腿就是一脚,下手还挺重的,把高达踩叫疼不止。







“哟!不过半天功夫,你俩变得这么亲密了。桐妹,看来张世伯安排这门亲事,你很满意啊。”正当高达想问清张墨桐怎么回事之际,花染衣的声音在旁边传来,高达回首望去,花染衣不知何时站在自己两人身后,饶有兴趣起望着;“高少侠,你的马术不应这么差啊,都迟到将近一个时辰了。”







“……”高达脸上一红,自己刚才和张墨桐的亲热只道不过担阁一会儿,谁想到居然迟到了一个时辰,面对花染衣的揶笑,着实无语而对,难道要跟她说自己和张墨桐亲热过头了,忘记正事?







张墨桐急辩道:“高大哥,才没有上马,是他牵着马带人家过来的。”



“啊!如此之正人君子,我倒是小看他了。”花染衣大吃一惊,她并没有怀疑张墨桐话真实性,毕竟高达师出‘青云门’,又是下任掌门候选人,在个人品格上是绝对信得过的,自然而然没有深究,心中对高达的好感升了大截:“高少侠,果然是守礼君子,倒是染衣想歪了,请见谅。”



高达甚是尴尬,只得回道:“这只是本分而已。”



‘嚓’一声破风巨响,一根长棍破空直刺人群的赵薇而去,花染衣与高达大吃一惊,事发突然,两人皆是来不及出手阻止,只得眼白白看长棍飞向赵薇。幸好川中四少一直都是压阵,留意在场所有动静,一看到突然飞来长棍,赵天痕挺动挡前面以‘空手入白刃’接住长棍,谁知长棍来劲之强不是赵天痕可以相比的,强行推着赵天痕往猛退不止,长棍直直向他小腹贯过去。



可也亏他出手一阻,长棍来势稍稍一滞,让赵薇有了反应之机,只见她脚步漂然,奇踩风罡步法,侧身与赵天痕擦身而过,同时马鞭甩出,卷长棍末端欲拉停长棍,可她使尽吃奶之力也只仅仅缓慢长棍,眼看赵天痕就要被长棍前后贯穿,一道蓝衣轻风,带着一阵兰花香味闪入两者之间,素手抓住棍身,施以巧劲,一手绝妙的‘分花拂柳’卸劲之法,将长棍来势尽去。



赵天痕看到花染衣及时截下长棍,性命之险已解,双腿一弱好没气势地跌坐在地上:“好险!差点小命都没有了。谢谢花小姐,你救了我一命。”



花染衣可没空理会赵天痕,手一扭将长棍插入土,怒眉一扬:“来者何人,竟行如此宵小行径!”



就在此时,一把深重的男声传来,“风魔玄衣身法,分花拂柳,果然是难啃的买卖啊!”无形杀气袭身而来,围作一团的人群被杀意强行分开,让出一道通路,只一名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领一名身穿当朝太监服式人走进来。



赵薇一看,冷哼一声:“死太监!”



那太监一听气得脸都变形,用着男不男,女不女尖锐的声音骂道:“赵丫头,咱家代表着皇上,你岂敢对咱家不敬,你就是对皇上的大不敬。”



赵薇满不在意,甩甩马鞭:“吓唬谁啊,李公公!你老要是真能代表皇上,赵府早被抄家了,还用等到现在。你那宝贝干孩子强抢民女,被我打断双腿,现在好了?”



“赵丫头,你欺人太甚!不要以为赵府跟李阁老有交情,就能为所欲为,今天新仇旧恨咱们一起算。”李公公被她气得七窍生烟,对身前的中年男子说道;“黄壮士,给我教训下这丫头。”他生气归生气,但理智乃未失,赵府在朝中势力之大,非是他一个外派太监可以撬动的,即使此次抓住对方把柄,也是不敢过份。



“你敢,你不过一阉人,就算我今天在这里把你弄死,皇上也不会怪罪赵府,最多另派一名采办阉人来而已。”赵薇针锋相对,毫不示弱,她身后的川中四英立刻挡在她身前,只要对方敢跨前一步便施以雷霆一击。



就在战一触即发之际,那名中年男人嘴角一扬,“李公公,教训她可以,但价钱得再涨一翻。”



李公公怒道:“黄海华,你还算是雾中楼的杀手吗?你已经收了咱家三千两了,怎坐地起价。”



黄海华这名字一叫出,在场众人皆是一惊,此人可江湖上最神秘的杀手组织‘雾中楼’天字号里杀手,一套自创的‘七绝剑法’在十多年前可刺杀诸多武林上的成名剑客,每个人都是命中眉心,被江湖上人称‘一点红’。后来一次在刺杀动行中被‘青云门’掌门青叶真人击伤,自此消失江湖,不曾想这个乡间小径竟然撞上这个煞星,川中四英等四人有点不知所措,但仍死死护在赵薇身前。



黄海华冷冷望了四个人一眼,淡淡说道:“如果是这四个货色,三千两已经够。无奈李公公要我教训的丫头,可是自师从当年称霸苗疆‘风魔玄衣’,那种蓝衣服的丫头更是‘花中之圣’花韵那臭婆娘的弟子,难度上升好几层楼,是你没有明言真实货物,而非我坐地起价。”



李公公也是骑虎难下,只得咬牙道:“六千两,咱家给得起。”



赵薇大声叫道:“六千两,这么少。我给你一万,给我教训下那个死太监!”



“不好意思,坏人有坏人的气魄,规矩有规矩的眉角, 杀手有杀手的角度,游戏有游戏的魅力!雾中楼的生意是最讲究规矩,一旦定下的买卖,就必须完成,不能出卖买家,要怪就怪你下单太迟了。丫头,别乱动,我下手或许轻点,其他人有可能会没命。”



一股浓烈的杀意充斥着全场,有如实质般重重轰击在川中四少四人身上,使四人心跳加速,无端倒退好几步,但仍是死死挡在赵薇身前,这是作为男人尊严,使得四人不能退。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成全你们!”中年男人亮剑了,一道寒光急掠过而来,快得让人无瑕顾及,花染衣深知川中四少能为。不过出道没多久的热血青年,真正实力远比其名头要弱得多,她不敢保证他们在这一剑之下能有几人活命,只得欺身而上欲挡下杀招。



然而有人比她更快一点,高达寒渊出鞘,快如闪电抢在花染衣之前截下这一剑,‘当’两剑交击发出摄人心魄之声,两人受力各退一步,黄海华眉头一皱,情知来者是高手,剑光又骤然从手中飞起,宛如风雷乍起,激光夺目,飞虹横天,威慑人心,这一次他用了八成的功力,出剑更是异常凌厉的杀招,想在几招剑式中就杀了前方碍事者。



黄海华浸淫了几十年的‘七绝剑法’,每绝剑中,都有奇变莫测的杀人绝招。在‘雾中楼’贵为天字号杀手,收钱买命,寻常高手往往一绝剑法足以,即使是上乘的剑客也不过二三绝而已。在无数次生与死的任务中,黄海华更是将‘七绝剑法’七种变化集中一身,每一绝剑法的奇变绝招,练到纯熟运用自如的地步,对敌交锋,因敌变化而变化,剑随心发,各种招式信手拾来,心想到哪里,几乎达到了无懈可击可破的化境。



然而他的对手高达,也不可小视之辈,自十四岁开始便连续五年在‘青云门’青年弟子比武中获得第一,一身功力修为进步之快,更被其师萧真人誉为百年奇才,十八岁出道,在‘名剑山庄’之上一呜惊人,一连挫败十多名名门大派的杰出弟子,其实力在青年一辈之中乃跷楚。



面对黄海华的无情杀招,高达见他这一招来得十分凌厉、凶狠,一出剑就先封死了自己各处出剑的手法,几乎四面八方都是剑刃,无情冷血之极。高达唯有以‘有情之剑’回之,圣灵剑法:剑十八‘三三不尽,六六无穷’出剑奇快无比,以其以快斗快,剑势凌利,一剑快过一剑,乍刻间在身前交织出一片无穷无尽的无形剑网,能以剑网困敌,志不在杀,在困,乃是有情之剑。



‘当当’在一连串震耳欲聋交击声后,两人再次各自震退十余步,场上剑气疾射,一些靠得比较近的围观者身上衣物纷纷破裂大量的裂痕,吓得这些村夫愚妇只道撞了鬼神,一下子四散逃窜,唯剩下川中四英与赵薇三女不退,张墨桐紧紧抓住花染衣手腕:‘为什么明明只看到高大哥与那杀手只是过了三招,为何听在耳里的交击声,却有数十下之多。’



花染衣脸上充满赞赏之色:“那是因为你的高大哥的内功修为已达化境,无形剑气自发封杀了黄海华杀招中所有后著变化,逼得他不得不以快剑破其无形剑网,你高大哥是三招,对方却是拼老命使出一十七招,一招三变,却招到中途无以为继,图耗真气,不战自胜,真是有情之剑。当日在‘名剑山庄’之上缥渺面对此招,她的‘风之痕’快剑也是一愁莫展啊!”


果然黄海华在一连串杀招下无功而返,呼吸开始点有混乱,他乃杀手,讲求一击必杀,如此长久作战对其不利,他努力平复呼吸后,神态有些兴奋说道:“青云门之人,真是辣手的货色,有趣啊!”

他身后的李公公脸色一变:“黄海华,你不会又加价吧!”

黄海华不屑说道:“这个免费!我还得感谢你,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对上‘青云门’的人,连带先前的银子也一并免除,算是我对你感激。”

李公公奇道:“你这么好心”

“因为我与青云门有一剑之仇,此仇必讨不可!”黄海华冷眉怒视高达,眼光仿佛将其全身上下锁定;“小子,你师承何人?”

高达也想搞清楚此人与‘青云门’有何过节,便自报师承:“在下师承青云门萧逸才,萧真人!”

黄海华有些失望,“不是青叶真人?!不过也没有问题,只要是青云门的人就行了?”

高达奇道:“你以掌门师叔有何过节。”

黄海华咬牙切齿说道:“过节大着!十年前我与几名同僚接到一单买卖,要我们去奸杀一个女人与他的儿子,就在我们快要得手之际,青叶真人横空出现,不但救走了那对母子,还要杀了我三个同僚,最后还让我在剑道上一蹶不振,你说这仇大不大。”

高达还以为是青叶真人做了什么对不起人的事,敢情半天是这个杀手作恶多端遭天遣:“哼,无耻之辈,活该自找!”

“我是活该,你今天却要怨老天为何让你遇上我。”

高达无惧之:“来吧!就再让我今天再败你一次!”

两人稍稍一迟顿,在众人看不清的瞬间变成两道白光相撞在一起。这次黄海华与高达交锋到生死相搏的程度,双方都是使剑的上乘绝顶高手。只见双方人影来往纵横,剑光千变万化,时而急电破云击下,闪出耀目的激光;时而雷电排空而至,化成朵朵白莲,每一朵一闪而逝的白莲,都是敌人于死地的夺命光花,令人看见心情紧张,几乎气得喘不过来。

黄海华拼尽全力的攻击,高达再想以‘有情之剑’困之,已是不可行,为求自保,信手便是剑十三‘丧乱荼毒,追唯酷甚’。此招‘青云门’开山祖师,年少失意时所创之招,深含的伤痛离乱之意,悲伤家境潦倒、命运多厄,乃对命运不甘之哭诉,绝地之反击,是为判杀之招。

 剑光之中,一条人影骤然飞起剑人合一化为长虹破空飞射的最高境界,但却被一道更狂更乱更悲之剑势所阻,一道鲜血如箭射出,横洒蓝天。“啊”黄海华的惨叫一声,满天闪耀的剑光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身形狼狈在落进水田之中,在污水之中更涌出一团血花,他身中三处剑伤。而他的对手却是丝毫不损,他败得不能再败。

高达脸上没有半点得胜之色:“哈,我明白你为何会在剑道上一蹶不振了,因为你已经怕‘青云门’,青云门三字是你心中梦魔,刚才在最后一招交手之中,你已经胆怯心慌,纵使你极力掩饰,但你的剑路已是破绽,就这样你还想找‘青云门’报仇吗?”

“你……”黄海华咬牙切齿地望着高达,颤抖地用长剑遥指着:“今天算我任务失败,你们好运捡回一条小命,但下次我再接到针对‘青云门’的买卖,你们就没这么好运气了。”说完,纵身一啸,消失在众人眼中。

“高少侠,好剑法!”“青云门的剑法,果然冠对江湖啊。先前是我们四个无礼,还请见谅。”“高大哥,你很历害,最后简直看得我眼花缭乱,你能教桐妹吗?”高达得胜,让赵薇几人长松一口气,同时也让四英对高达武林十青之三之名心悦诚服,一时间喝彩之声不断。

李公公看到自己的依仗跑了,吓得三魂不六魄,欲趁众人未回过神之际逃命,却赵薇抢先一步拦住:“李公公,你现在还想毁田种桑吗?”

李公公声色俱厉地吼道:“现在不种桑苗,年底如何进贡二万丝绸,误了日期,皇上怪罪,赵府再大也扛不住。”

赵薇得意洋洋地笑道:‘谁说要误期了,赵府已经托唐门三少爷张威帮忙,已经在四川收集到足够丝绸了,而且黄家更是把他们最大染织坊借给赵府,再加上花染衣,花家名闻天下香料,这二万丝绸赵府早准备好了。我知道你一直记恨我打断你干儿子的腿一事,所以一切都在暗中进行,只等你往坑里跳了。’

“你啊……”

“啊!忘了告诉你,你纵人踏苗毁灭田一事,在我来之前已经着父亲上书李阁老了,说得你官逼民反,要活生生要饿几千户人口,估计你很快就被抄家问斩了吧!”

“噗,赵丫头,你好狠啊……”李公公一口鲜血喷出来,像发羊巅疯般口吐白沫掉水田中,身子抽搐就几下就没动静。

[ 本帖最后由 龙葵 于 2018-5-23 07:47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