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洋13 发表于 2015-05-28


【资源名称】[都市]《做音乐教师的妻》(未删节全本)
【资源大小】1.15 M
【资源格式】TXT+PDF
【发布方式】SUFILE盘
【下载地址】/goukanla.com/url/086ed13e1a9d403a
【内容简介】
  我悄悄的走过去,自己家里,自己倒 像是一个贼。
  如果这个时候,妻子突然看见我,一定会吓坏的。
  刚溜到窗边,忽然听见抽泣声:
  "求你了,不要这么折磨我好吗,我不喜欢 这样,刚才你已经玩了半天还没玩够啊,求你了,住手好吗。
  " 这是妻子小雯的 声音。
  另一个男声哼了一声," 你要是想过考核,就老实点,别惹烦了我,否则你 什么也没有。
  " 这句话果然管用,只是剩下慢慢的啜泣声音。
  这个男 的声音有点熟悉,我透过窗帘缝悄悄看进去一个男人,背对着窗户坐在床上, 一个女人横躺在那个男的怀里,上半身呗那个男的遮挡着,只露出两条大腿,那 个男人的一手托着女人的头,一只手在女人的大腿中间抚摸着。
  " 啊啊,别摸了,疼,快松手啊。
  " 小雯哀求的声音。
  " 我已经被你玩的没劲了,刚才已经高潮了,现在我的那里已经干了,别摸 了,一摸就疼。
  " 小雯继续哀求着。
  " 别急,慢慢享受吧,你的高潮来了,我的鸡巴还硬着呢,怎么办,让我再 干会,你再来一次高潮。
  " 那个男的说。
  忽然小雯惊叫一声,双腿搓动起来,身体开始挣扎,用手挡在了玩弄阴部的 那只大手前面。
  说:
  楚校长,轻点,求你了!
  " 对了,这个人是楚副校长,我说的他的声音似乎有点熟悉,还有那辆车, 对了,就是上次我们吃饭楚副校长开的那辆车。
  忽然妻子惊叫一声:
  " 校长,别捏了,疼死我了" 楚副校长恶狠狠的对她说:
  " 你是想乳头疼还是想逼疼,把手拿开,张开腿,别又想挨操,又怕逼疼。
  " 我 有点茫然,我想冲进去,如果这个人是在强暴小雯,就是豁出命来,我也要冲进 去。
  但是如果是小雯愿意跟他在一起,我冲进去会怎么样?
  动起手来,我会是那个楚副校长的对手么?
  万一在这个雨夜,他们合伙把我谋害了呢?
  我的思想在急剧的反复着,因为 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忽然不知道怎么办了起来。
  我在从乡村 走进城市的道路上经历了太多的坎坷,形成了我坚韧的性格,同样也使我在 一些事情上有些优柔寡断,因为我来到这个城市,获得的一切都太不容易了。
  我 想走,又怕这个时候他们发现了我。
  妻子已经把自己的手拿开,分开了双腿。
  不过也奇怪,都30的人了,妻子 的仍然是少女才有的淡淡的深红色。
  楚副校长 笑着问她:
  " 你们夫妻难道很少做爱吗,怎么感觉你这里好像很少被男人操 呀。
  " 妻子一听,她嘤嘤的说:
  " 我老公做爱不算少,但是一直带着套,我怕得 病。
  " " 你这里还真的不湿了,不湿我也想操你了,这回操回干逼。
  " 楚副校长 一把抱起来妻子,扔到了床上,我这才看见小雯惊恐的面孔,长发散乱的披散着。
  楚副校长迅速的覆盖了上去,抱起了小雯的臀部,阴茎顶向了小雯的阴部。
  小雯的身子往床头方向退缩着:
  " 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一点都没湿,疼" " 啊!
  " 小雯惊叫一声,夹紧了双腿。
  哀求着:
  " 别插了".楚副校长忽然用腿压 住了小雯挣扎的双腿,把腿合了起来,身体抬了起来,坐在了小雯的肚子上。
  楚副校长像一个巨人压在了小雯娇小柔弱的肉体上。
  楚副校长的双手覆盖在 小雯丰满的乳房上:
  " 没有生过孩子的乳房就是挺,比我的老婆的乳房强多了, 她生孩子以后让孩子吃的特别软,你的好像还是有着乳核的。
  " " 轻点捏,有点 疼。
  " 小雯说。
  " 你的乳房不让捏,逼也不让操,我的鸡巴还硬着呢,咋办?
  " 楚副校长说。
  忽然楚副校长的身子又往上串了串,坐在了妻子的胸部,粗大的大鸡巴顶在 了妻子的嘴唇上上。
  " 快点帮我舔,舔湿了,插起来就不疼了。
  " 妻子望着粗大的阴茎,羞涩的 转过脸,着急的脱口而出:
  " 我那可是嘴啊!
  校长。
  " 是啊,虽然我跟妻子结婚很长时间,也看了很多的A片,但是小雯总是不 能接受我的阴茎插进她的嘴里。
  几次尝试,这不过带着套!
  一旦不戴套,她都是干呕作罢。
  " 我知道是嘴,但是是插嘴还是插逼,你选一样。
  不能总让我的鸡巴硬着吧 " 楚副校长的鸡巴在她的脸上蹭着。
  " 我真的从来没有亲 过,真的不会。
  我用手给你握吧。
  " 小雯恳求着。
  妻子无奈的用手轻轻握住他的大鸡巴,慢慢地套动着。
  楚副校长的身子又往上串了一下,臀部坐在了小雯的乳房上,粗大的阴茎就 在小雯的手里,在小雯的嘴边。
  " 手不行,今天就的操了你的嘴,你知道么,每次看你演出,看见你化了妆 的嘴鲜红欲滴,我就想操你的嘴。
  比操你的逼还让我想呢?
  " 小雯的脸左右躲闪着,楚副校长一把拉住了她的 头发,用膝盖夹住了她的脸,同时用膝盖压住了她的两只胳膊。
  " 你今天要是 不让操嘴,看我怎么压你," 楚副校长的屁股往下沉了沉。
  楚副校长180多斤 的体重,小雯怎么能承受。
  " 别,压死我了" 小雯呻吟着,上不来气,嘴依然紧闭着,挣扎着。
  " 你要是不张嘴,我今天就一直在这里坐着" 楚副校长把他的阴茎在小雯的 嘴边蹭着。
  小雯两行泪水夺目而出。
  " 我也不想强迫你,我真的很喜欢你,再说现在有那个女人不吃鸡巴呢?
  你 看系里的张晓兰,多正统啊,含起鸡巴来,只要你含住阴茎头就可以了" 楚副校 长劝说着。
  小 雯慢慢的张开了嘴唇,楚副校长的阴茎头进入了小雯的红唇之中。
  " 啊啊啊,不愧是老师,你含的很好,注意别用牙碰,好舒服。
  " 他兴奋的 一边享受着,一边用臀部坐在小雯的乳房上前后揉动,阴茎在小雯的嘴里前后抽 插。
  妻子的嘴里发出" 呜呜" 的声音。
  初期的抵抗,已经慢慢的放弃,只剩下楚副校长的手不断搬动小雯的头,阴 茎在她的嘴里连续的抽插着。
  " 真舒服,我要射了!
  " 楚副校长的动作越来越快。
  " 别,别射在我嘴里!
  " 小文忽然挣扎出来,气喘的说。
  " 那还是让我操逼吧!
  " 楚副校长说。
  " 可是,校长真的疼" 小雯哀求着。
  " 没事,我替你舔舔。
  " 楚副校长说。
  楚副校长转过身子来,换了个姿势,头一下子盖在了小雯的大腿中间。
  " 唔,别" 小雯的大腿往里夹紧,被楚副校长用手分开了。
  楚副校长的身材 比较高大,当他的嘴含住了小雯的阴部时,小雯的头还在他的肚子上,阴茎压在 小雯的额头上。
  楚副校长弓起了身子,阴茎又顶在小雯的脸上。
  " 含着" 楚副校长命令着,同时用手托起小雯的臀部,吸吮着。
  小雯呢开始挣扎,两腿错动着,在楚副校长的身子底下,用力的抬起头,吞 吐着楚副校长的阴茎。
  楚副校长趴在妻子身上,用力咬住她的阴部,使劲的吮吸,把阴蒂来回的含 进去,吐出来。
  手指则在她的阴道里来回的进出着。
  妻子开始晃动着身子了。
  小雯 的挣扎越来越激烈,两腿搓动着,嘴里颤声说:
  " 别舔了,我受不了了,再 舔就来了" 楚副校长放开了小雯,转过身来趴在小雯的身上。
  " 还说不湿,你看你的逼都快发大水了" 楚副校长说。
  伸手抚摸着小雯的的 乳房。
  " 你看,乳房都变这么大,乳头都硬的像我的鸡巴头了" " 校长,你别说了, 我真的还没有连着做过两次高潮呢" " 那今天我就让你来两次高潮,以后慢慢开 发你,你就知道什么事爱如潮涌". "现在可以操了吧?
  " 小雯点点头。
  " 把腿张开" ,妻子听话的照做。
  还嫌羞辱的不够,又说," 自己把乳房托起来" ,妻子又照做了。
  " 自己揉乳房,让我看看你的骚样,看看是你骚,还是小沈骚。
  " 妻子慢慢 的把手放到胸部,把乳房托起来。
  " 我是让你揉,不是举着。
  " 妻子无奈的揉起乳头。
  " 你自慰过吗?" ,妻子沉默着不说," 你不说啊”忽然间妻子一声尖叫, 不知道他的手怎么着她了。
  " ……
  唔,有过". "怎样搞?
  " " ……
  用手".小声的回答。
  " 你不会浪啊,还大学毕业呢,做鸡都不会,浪一些!
  " 他不仅喜欢玩弄女 教师,而且喜欢凌辱女教师,这也许可以解释他为什么喜欢那个沈老师了。
  我想,怎么办,走还是留?
  生存还是毁灭,家庭破灭还是维持现状,想到这 一切,忽然有种胆怯,这个太复杂了。
  里面楚副校长已经开始疯狂的抽插,小雯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甚至开始发出 凄厉的声音,楚副校长的嘴一下子盖在了小雯的嘴上。
  小雯只剩下" 呜呜" 的声音。
  楚副校长的身体 似乎永无停息,不断地撞击着小雯柔弱的身体……
  我还是走吧,这个世界,我已经有点跑不动,如果我揭穿,我的家将破灭, 我想这太痛苦了。
  趁他们现在正在兴奋的高潮,我可以悄悄地离开而不被发 现,我想明天我应该跟小雯谈谈,想办法让她断绝这层关系。
  第三节 打上车,离开家,到另外一家宾馆,已是夜深沉。
  无尽的夜,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属于我?
  我的归宿又在哪里?
  给服务中心打了个电话,叫了个小姐进行按摩。
  小姐在我的身下,一会儿是妻子的背影,一会是那个沈老师,一会是楚副校 长的老婆,身下的女人,幻做几个女人,我在无情的发泄着自己的郁闷与羞辱。
  小姐职业性的叫声夸张的响在我的耳边。
  第四节 第二天早晨回到家里,妻子还在沉睡。
  我惊醒了她,她有一种慵懒的表情,那是云雨之后的慵懒与娇媚,妻子的高 兴地问寒问暖。
  我依然像每次小别或者久别之后见面一样的抱着她,知道她的心已经远方, 我把手伸到她的腿中间,问:
  "湿了么?
  " " 讨厌。
  " 她撒着娇。
  我的嘴寻找着她的嘴,要吻她,她的头来回摆动,不让我碰她的唇。
  于是,我伏到她的耳后,从她的耳垂一直吻到脖子,又从她的脖子吻到她的 额头。
  下面一只手不再直接摸她的阴部,而是上上下下在她光滑的大腿和屁股上 来回轻抚摩挲。
  刚开始她还用力挣扎,不一会儿,她静了下来,不再用力推我,嘴里唔唔地 不知说些什么。
  我发现她紧蹦的双腿放松下来,我的手伸到她的大腿根部,她也不再紧夹双 腿。
  于是我摸到她的阴蒂上,来回抚弄。
  她也用力的搓动着双腿,慢慢地觉得手 上潮湿起来,凭感觉知道她动情流水了。
  于是我加紧抚弄。
  并再次用嘴去吻她的唇,这次她不再摆动头躲开。
  我的嘴 吻上她的唇,但她仍紧闭双齿,不让我的舌头伸进去。
  " 我还没刷牙呢" 她说。
  " 我知道,我才不在乎呢" 我说。
  我不知道昨天她含完楚副校长的阴茎之后 是否刷了牙。
  我下面的手抚 弄了一会,用中指找准她的阴道口,慢慢插了进去。
  她呻呤着:
  " 唔,不要 这样".用一只手来拨开我的手。
  我拉开裤链,把她的手捉进我的裤档里,让她握 住我早勃起的阴茎,她轻轻地握住了它。
  我来不及欣赏她的肉体,我想干她,我感到羞辱,我也想让她感到羞辱的干 她。
  我伸手扒开她的双腿,摸到她的阴道口,把阴茎顶到口上,用力一挺,坚挺 的阴茎极其顺溜地插了进去。
  感到 她的阴道很紧,似乎有点肿胀的感觉,我想是被昨天晚上楚副校长干的吧!
  " 你的阴道怎么这么涨?
  " 我问。
  " 还不是想你,好长时间没做,就涨了呗。
  " 小雯说。
  我知道这是谎言。
  她的呻吟随着我的每次插入响起,一如从前;但是这次我知道,她的阴道的 昨天也曾被另一只阴茎抽插的的温热。
  不知是昨天跟小姐释放的太厉害还是我的愤怒,我毫无射精的欲望,而阴茎 却坚挺着,像一把刀插入她的阴道。
  每次在做爱前,我都会努力将控制自己,但是今天我只想释放,却一直麻木 的挥舞刀剑,让这个女人臣服!
  我让她伏 在床上,她的屁股不大,而且有点平,没有丰满女人那么性感,但是却有一 个好处,在后背位可以插得很深,我深深的插入,她呻吟越来越响,我疯狂的抓 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