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的云 发表于 从前


【性吧原创】春暖花开,性吧有你。欢迎加入http://——原创作者:夜色的云

  第二章 弟媳妇爱芳的口活

  这件事出来以后,我连着几天,没有在丈母娘家住,这几天很勤快的去上班了,单位的人很奇怪,白天上班,在食堂吃饭或者和同事混吃混喝,期间和同学喝了几场酒。晚上就回自己家凑活住。

  星期六上午10点多,正在睡懒觉,赵爱芳打电话了:“姐夫,你在哪里呀?几天都不见你了,春艳和李东三口来了,你过来吃饭吧”。

  我开车到丈母娘家,从车上后备箱拿了两瓶酒,到了客厅,就李东和他女儿李芸在看电视,估计丈母娘和她女儿儿媳在厨房做菜呢,也不敢到厨房,就在客厅和李东聊天。

  李东,带个金丝眼镜,白白胖胖的, 35岁,正宗历史系研究生毕业,现在大学副教授,也是教授历史。不过这家伙现在不务正业,喜欢研究古董,和他的历史专业一配合,还真成了大半个专家。

  他和学校说好了,不再继续教课,整天就是以培训、开会研究之类的名义,到处走穴乱串,给人鉴宝,整天不着家。每年给学校交几十万的费用。

  按说李东应该很挣钱了,可是这家伙自己也搞收藏,那需要的费用就多了,偶尔也被别人合伙骗了,就是打眼了。他还借了我30万元。两年了,这家伙提也不提。他放宝贝东西的房间,到现在也没有让我进去看看。

  琴琴和李芸一起坐在沙发里,俩人和我摆摆手,算是打了个招呼后,就自顾自的看电视,还是现在流行的爱情剧,竟是打情骂俏的,一会一搂,一会亲嘴。光我在这里坐的半小时,就钻了俩次被窝了。我看的都不好意思了,这俩小妮子还看得津津有味。

  一会,菜上齐了,我们七个人就围着桌子坐下,就我和李东是男的,我们喝白酒,春艳和爱芳不知怎么一嘀咕,就去拿了瓶葡萄酒,也给我丈母娘倒上了,俩个小妞喝饮料,七个人一起端杯,互相碰了一下,碰杯的时候,丈母娘才看我一眼,都脸红了一下,扭开脸和别人说话。

  李东量不大,2两就晕,3两就多。喝完酒他上楼睡觉,丈母娘和女儿带着俩小妞去逛街。爱芳一如既往的洗碗后打麻将去了。

  我没事也回房间了,也不瞌睡,就上网看新闻,看看就又找到收藏夹里的H色网站,找了个三级片,津津有味的看,看得脸红心跳,小帐篷老高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

  我刚问:“谁呀?”人就进来了。

  一看是爱芳,我手忙脚乱的暂停,把视频小化,正操作鼠标间,爱芳瞟了一眼电脑,偷偷一笑。

  我房间就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电脑椅。爱芳进来一屁股坐到床上。

  看着我:“嗯~~~,姐夫,你在干嘛呢?”

  我摇摇头,冷静一下:“你管我呢,今天怎么喊姐夫了?”

  平常弟媳妇从来都是喊我国栋的,今天稀罕。

  “我想和你商量点事。”

  “是么,说吧,咱们又不是外人。”我朝着她扭过椅子。

  “能不能借我点钱,这一段手背。”爱芳看我一眼,眼光顺着下来,瞟我裆部一下。

  日~~,我都忘了老二还在翘着呢。我赶紧架起二郎腿,遮住老二。

  “需要多少呀?”

  “先借给我2000吧,好不好,别给咱妈说。”

  我犹豫,打麻将这东西,一般单人去玩,很少能赢。偶尔赢了,迟早还会输进去。十打九输么。“这么多呀!”

  “好不好么?我还欠人家点呢,得还。”爱芳看我犹豫不定,就开始用鼻音腻腻的说话了。

  这钱一借出去,那就是打水漂了,原来我给过她100元、200元的几次。这一次一要这么多,我就有点不想给了。最起码不给这么多。

  我还没有说话,爱芳站起来,到门口听了一下,然后门一反锁,回身就坐到我的腿上,吓我一大跳,靠,什么状况?

  爱芳脸也是红彤彤的,看样子也是刚下决心。她拿手隔着裤子放到我鸡巴上:“好不好么,姐夫?求你了。”

  我马上也求饶:“好~~好~~,你先起来。”

  “我知道姐夫是最好的人了。”爱芳转过脸,撅起嘴朝着我的脸“喯”了一下。站起来,然后俩手拽我的胳膊。

  “你起来。”

  “你干什么?”我站起来说。

  “你别动,”爱芳一边说,一边蹲下来,去解我的腰带。

  “你干什么,你疯了?”我很心慌。

  爱芳,人不太高,1米55的样子,长得小巧玲珑的,可能以前是农村的,下地干过活,脸稍微有点黑,但是人长得很漂亮,俩大眼忽闪忽闪的,爱瞟人,说话也有点嗲,经常给人的感觉要勾引谁似的,非常喜欢和我开玩笑。

  我和老婆做爱时,还说过,什么时候让我弄弄爱芳等等之类的话。

  我老婆被我搞得舒服的话就会说:“去吧,弄死这个小浪逼。”搞得不舒服,或者做完后就会说:“你想的美,那是我弟媳妇。”

  今天没有想到爱芳先主动了。

  “你看你硬的,你硬的难受,我帮你泄了。”

  我的酒劲、性欲一起涌上来,嘴里说别~~别~~,手却放到爱芳的头上,来回的抚摸她的头发。

  爱芳脱下我的裤子,裤头也退到小腿,一只手抓住鸡巴的根部,就往嘴里送,到了嘴边,鼻子闻到了骚腥味,说“这么脏。”

  她犹豫一下,说:“你躺倒床上等我。”

  站起来,像个母猫似的蹑手蹑脚,到门边,小心翼翼的开门,偷偷摸摸的出去了。

  我赶紧上床,用个床单盖住。心里像没有思想般的愣怔。

  一会,爱芳鬼鬼祟祟进来了,反锁了门,手里拿了个热毛巾。朝着我一笑:“让我伺候伺候你。”

  把我的鸡巴包皮慢慢捋下来,细细的把龟头、冠状沟擦拭干净,然后顺着鸡巴往下,最后连蛋皮一起抹擦完毕,毛巾往床头柜一放。抻开我的俩腿,趴在我俩腿中间,一个手摸着我的蛋蛋,一个手握着鸡巴根,伸出舌头,先在鸡巴头上转呀转呀,转的我浑身麻酥酥的。我也想开了,说:“你爬过来这里舔。”

  爱芳就转过身趴在我身边一个手摸着我的蛋蛋,一个手握着鸡巴根,把鸡巴放到嘴里一深一浅,一进一出的吃起来。

  我半起来身,被子往后面一放,倚住,腾出来胳膊,从爱芳的裙子往上掀了掀,手顺着她的大腿根摸进去,我靠,这娘们竟然穿着T字内裤,生过孩子了,屁股还是不太大,我的手在爱芳光滑的屁股上来回抚摸,这娘们可能也动情了,来回扭动。我用手指勾起T字内裤,慢慢往她的菊花门去,被她感觉到了,使劲扭动一下,松开鸡巴,抬起头,说道:“你别乱动,以后再说。”

  我只能嗯了一声。手在弟媳妇爱芳的大腿和屁股上来回抚摸,偶尔稍微使劲抓一下。手一边过着瘾,一边看着爱芳鼓着腮帮,小嘴裹着鸡巴,头努力地上下移动,爱芳还尽量用舌头剐蹭鸡巴。

  我过瘾的直哼哼:“我~~日……,爱芳你的口活不错呀,比你姐强多了。谁教你的?”

  爱芳松开鸡巴,抬起头,趁机喘了几口粗气,说:“没有人教我呀,我自学的”

  我朝她的屁股打了一下,“胡说,这怎么自学,在谁身上学的。”

  “还有谁呀,就我老公王刚,有两次他回家,JJ不硬,教我这么给他吃,吃硬了再做爱。”

  说完,爱芳又低下头含着鸡巴继续上下的努力,我靠,真想不到,我竟然有这艳福,以后估计不用自己慰劳自己了。

  我看爱芳吃的有点累,就拍拍她的屁股,说:“你起来,休息一会。”

  我挺着鸡巴站起来,来,你跪到这里,让我靠你的嘴,爱芳喘着粗气跪起来,移到我面前,我把鸡巴往她嘴里一插,俩手抓着她的头发:“抿住嘴,别用牙齿啊。”就使劲抽插起来。

  鸡巴在爱芳的小嘴里,就像在一个温暖湿润的孔腔里,真舒服呀!不一会儿﹐随着我加快的抽插动作﹐我感到浑身酥痒,后脑勺一阵刺激﹐快感来了!这时我看着爱芳﹐她的脸涨红,眼里水汪汪的,已是春潮一片。

  于是我加快动作﹐并指示爱芳用舌头裹住龟头﹐我的鸡巴使劲在她嘴里捣了几下﹐手压着她的头,一股浓浓的热精射进爱芳嘴里。

  射精的时候,鸡巴紧紧顶着她的喉咙,爱芳拼命地推着我的腰,把鸡巴从她嘴里拔出来,咕咚一声,吞下大部分的精液。 然后捂着嘴,吭吭的使劲咳嗽起来。

  可能是量太多了﹐又有一些由她嘴角流出。爱芳抬头看着我:“你这流氓,我草你妈,快憋死我了。”

  “嘿~~嘿~~”我不好意思的笑了两声。“对不起啊,太得劲了,没有考虑那么多。”

  爱芳下了床,把头发勉强捋了几下,又整理了下衣服,跑到门边,听了一下,没有声音。开个小门缝,看看没有人,哧溜跑了。

  我舒服的叹口气,看看小弟弟还在慢慢的向外吐白沫,抽出两张抽纸,把鸡巴一裹,穿好裤子,整理整理头发和衣服,也走出来了。

  爱芳没有敢上二楼,李东在上面睡觉呢。她在我卧室对面,她妈妈的浴室里洗漱呢。我看没有别人,点了根烟,慢慢就晃到浴室门口,把门打开,爱芳在洗脸刷牙。

  我就问她:“爱芳,今天怎么想让我得劲了。”

  爱芳扭头横我一眼,嘟了一下嘴:“我知道,你早想得到我了。”

  我一愣,奇怪道:“你怎么知道?”

  “我姐过年就说了,我俩晚上没事,一个房间睡觉时候,半夜聊天时,我姐给我说的。”

  “我靠,这败家娘们,什么都往外说。”

  “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快去给我拿钱,她们还在等我,三缺一呢。”

  “好~~好~~好~~。”

  爱芳拿上钱走了,我摇摇头,回卧室补觉去了。

  等我醒的时候,大家都回来了。而春艳、李东、李芸三口已经走了。

  爱芳看见我跟没事一样,我们四个吃过晚饭,丈母娘和爱芳看电视,我也端了杯茶,正溜达着准备往沙发上坐。侄女琴琴对我说:“叔叔,你来教我做题吧。我有的题不会”

  琴琴长得很漂亮,真正的吸收了这个家庭的所有优秀基因,白白净净的,弯眉大眼,眼睫毛贼长,个子不算太高,现在比她妈稍矮一点,鼻梁挺挺的,小嘴像她妈一样,又小又迷人。胸部正在发育,鼓起两个不大不的包。

  我看看这个像瓷娃娃的小妞。撇撇嘴,叹口气说:“琴琴呀,我离开学校好多年了,大部分知识都还给老师了。”

  “另外,今天李东在,你怎么不让他教你,他可是货真价实的教授呀。”

  “我们刚回来,他们就走了,没有时间。”

  “你看你,教不教我么?”说着就来拉我胳膊。

  “教~~教~~,谁让我家的琴琴长得这么乖呢。”

  我端着水杯,跟着琴琴上楼,上楼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丈母娘还在目不转睛的看电视,春艳却抬头看我,我俩的眼光正好对上,春艳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伸起俩手像伸懒腰,却是左手握成拳头,右手的食指中指伸成一个胜利的V字。我不知道她是故意还是无意,笑了一下上了楼。

  我边走边问琴琴:“你学习怎么样呀?班上第几名?”说来也惭愧,我从来没有问过琴琴的学习成绩。我儿子的也很少过问,都是他妈妈在管。

  “不怎么样,一般10名左右。”

  “那可以呀,不错么,琴琴不但长得漂亮,学习也很用功么,不错。”

  “你现在才知道问呀,切”琴琴半转身挥手切了一下,撇撇嘴做了一个不屑地动作。

  “现在就是有时候不想学习,感觉无聊。”

  “啊哦。”“你是大女孩了,青春期有点思想是应该的,不过最终还是需要学习,以后社会没有知识没有文凭是很难好好生活的,这点必须知道。”

  “我知道了,烦人。”琴琴朝我糗了糗鼻子。

  她妈妈爱芳的房间在外面,就是正好在我房间的上面。琴琴和她妈妈相邻,她的房间在里面。

  琴琴的房间真是女孩的房间,整个房间都是浅粉色的,猛一看像童话世界,细看也是乱七八糟。地上扔着几双鞋,床上一个大毛绒娃娃,一个小布袋熊。毛巾被在床上胡乱卷着。

  床边墙上有一排衣钩,上面挂着两个白色乳罩,一个绣着花的粉裤头,一个卡通图案的白裤头。白裤头上的卡通图案竟然是海绵宝宝。晕死。方方正正的海绵宝宝竟然能做女孩子的内裤图案。哪个无良商家想出来的。海绵宝宝的嘴正好在内裤的正中间,海绵宝宝伸着舌头在舔着什么。

  女孩要是穿在身上,别人看着海绵宝宝伸着舌头,该怎么想象呀!

  琴琴看着我,“叔叔,你乱看什么?那是你看的么?”

  我尴尬极了,都结巴了。“没~~没有,我在看~看毛绒娃娃,你晚上睡觉可不要抱着它睡觉啊,里面细菌呀什么的很多。”

  “知道了”

  我马上理直气壮地教训她:“你把你的东西收起来,不像话,喊我来也不知道收拾一下。要是外人来你多尴尬。”

  “我这里除了我妈妈和李芸,不会让别人来的。”

  “那我呢。”

  “你不一样,我就不收。好了好了,教我学习吧。”

  琴琴坐到书桌前,她房间和我的一样,就一把椅子,我只能站到她身后。

  琴琴吃饭前刚洗过澡,换的睡衣,头发还稍湿,身上头上有着沐浴液、洗发水的特有香气。我略一低头,就能从琴琴的脖子那里看到她的小胸脯,琴琴的脖子纤细,长着细细的小绒毛,漂亮的锁骨在胸前组成了迷人的线条。胸脯已经发育了3、4公分高,硬币大的乳晕粉色的,小小的粉色乳头俏皮的翘着,像两颗小号的相思豆。

  “你在干什么呢?这道题怎么做?”琴琴把手放到后面去拧我的腿。

  “我靠。”我喘着粗气骂道:“现在老师都这么变态,初中的题都这么难。你让我好好想想。”

  我艰难的应付了一个多小时,万幸做出来几道,还有几道不会,真的不会了。

  我说:“数学、物理就到这里。等会你和我去上万查查这几道题。别的科目呢?”

  “政治和语文,有没有好方法?”

  “其实方法你们老师都讲过,关键看你怎么学了。我只给你说,政治和语文,千万不要死记硬背。不然,就是你现在考得好,高考也会完蛋。”

  “语文呢,也是一样,多读些好书,写写读后感,看了生气的或者感动的新闻之类的呢,就多写点评论。”

  “政治呢,看书要理解,要联系实际。时事政治呢,不要老看动画片,电视剧之类的;多看看新闻。也就是说,我看新闻的时候,不要和我抢遥控器。”

  “我知道了。”琴琴站起来,我赶紧向后退了两步,她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抬起脚照我小腿踢了一脚。“哼~~坏叔叔。”

  “你干什么?”我低声喊道,我靠,不会被发现了吧?

  琴琴却不搭理我,昂着头,像只骄傲的小孔雀,挺着小胸脯出去了。

  出了门口,扭头喊道:“走呀,去你房间上网。”

【未完待续】 
11234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