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iwave 发表于 2015-12-31


        【性吧原创】春暖花开,性吧有你。欢迎加入http://——原创作者:sisiwave
     
  第三十二章

  雨终于落了下来,不大,但细细密密,给夜色中的城市笼上一层薄纱,空气中有了一股湿润的清凉味道。

  然而会所里的气氛才刚刚进入高潮,红男绿女们在劲爆的音乐中尽情释放着内心深处压抑的激情,忽明忽暗迷离的灯光,氤氲的酒香以及男男女女身上各种或浓或淡的香水味道,无一不撩动起人们澎湃的欲望,那些衣冠楚楚的男士们一个个被酒精和欲望烧得两眼通红,纠缠着视线内认识或不认识的异性,而那些穿得花枝招展性感撩人的女人们比白日里也少了很多矜持,丝毫不介意身边各种男人不怀好意地磨磨蹭蹭,随着音乐扭着腰肢,隐晦地挑逗迎合。

  另一个包厢里,钢子苦笑着看着身边的一个年轻人一杯接一杯地灌着酒,竟然是很久没出现的阿远,阿远胡子拉碴的,一看就是典型的失恋症发作了。

  “我说……小少爷啊……不就是个女人么?你上过的女人难道还少?对了,你上过她了吧?”钢子挺郁闷,叫他一个大老粗作陪当安慰天使这不是为难他么,本来叫几个小姐都被阿远赶走了,不然也可以好好爽爽,白天那个媚姐可是看得他邪火直冒。性吧首发

  “你懂个屁……”阿远又是一口酒下去,“我……那老头子呢……”

  “陪客人呢……很重要的客人……一个很够劲的女人……三爷似乎……很怕她……”钢子不知道媚姐的底细,但媚姐的风情显然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怎么找不到呢……钢哥……你明天……再帮我找找……”阿远根本没注意钢子说些什么,他在意的还是萱萱,自从秦兵出事后,萱萱仿佛也消失了般,阿远一直在找她。

  “别喝了……”钢子抢下阿远手里的酒瓶,虽然钢子不是什么好人,吃喝嫖赌坑蒙拐骗,但阿远还是孩子的时候就跟在他屁股后头,可以说阿远和钢子在一起的时间比他和他老头子张三还要多,钢子确确实实把阿远看成自己的亲弟弟般,“明天我帮你再去找,女人嘛……好好好……不说她……哥现在憋得慌,乐呵乐呵,对了……这里的小姑娘你看不上,叫个少妇来陪你……我刚上手的……骚得狠……”

  一号包厢内,雅兰如被抽了骨头般瘫软地趴在宽大的桌面上,还保持着撅高屁股的姿势,腿间一片狼藉,脸上是极致高潮泛起的红晕,细细密密地喘着,她被色魔般的一对男女折磨得动弹不得了。

  媚姐背对着张三跨坐在他腿上,还在不依不饶地上下起伏着身子,张开的腿间妖艳的花穴淫靡地绽放着,粗大的阳具正扎入她的菊蕾里,而她手里牵着一条扯破的丝袜,丝袜另一端死死系在张三那根东西的根部,使得那根东西粗壮紫红得惊人,贪婪的穴口仿佛不知疲倦地一次次不停吞吐,袒露着的坚挺高频地抖动着,不时还伸手在雅兰身上抚弄。性吧首发

  “用点力啊……嗯……”媚姐略带不满的娇吟让张三欲哭无泪,阳具被丝袜勒得生疼,但极度充血的状态让那根东西分外敏感,射了三回了,这个可怕的女人却像吃不饱似的。

  “我……我……不行了……”张三头一次在女人面前认输,那根东西要炸开来般,他死死箍住那纤细的腰肢,狠狠上顶了起来,哆哆嗦嗦就要射出最后一点可怜的精液。

  “不行……不行……再来……”媚姐被男人粗暴地顶动颠得左摇右摆,无疑也到了紧要关头,“用力啊……操我屁眼……用力……再快点……快点……啊……”

  男人显然让她失望了,几下之后就偃旗息鼓,悬在半空的女人起身蹲在张三腿间,叼住那根疲软的东西努力了半天,见那条死蛇般的器物确实无法再硬挺才失望地放弃了。

  艰难地解开阳具上的丝袜,张三脸上一片灰白,“媚姐,你……太……厉害了……”

  “你们男人不就喜欢这样的女人么?”媚姐点了根烟,有些不屑地瞥了瞥那根被她折腾得红肿的阳具,“弄得人家不上不下就缴枪,你吃了药没有啊?” 性吧首发

  张三头一回觉得无地自容,“吃了……实在是……你……太厉害……太厉害……”心有余悸地看着眼前这个艳光四射的女人,他觉得自己那根东西要断了。

  “扫兴……这个女人是我的了……以后你不能碰……除非你能满足我……呵呵……”媚姐优雅地吐了个烟圈,“再喝会儿酒就送我们回酒店……”

  与此同时,李芬那儿……

  武蓉和诗雨香汗淋漓地纠缠在一起瘫在沙发上,玲珑白皙的惹火身子还在轻微颤着,裸露的肌肤泛着粉艳艳的红潮,显然经过一场无比激烈透支了体力的盘缠大战,在她们对面的沙发上,李芬如同一个女骑士跨坐在小军腿上背对着继子还在顽强地起伏着妖娆的身体,连指的包身丝袜裹得她整个人只露出头部和裆下两处,饱满的乳房在薄薄的丝袜下抖动,时不时还被从背后伸出的色手抓揉捏弄,几绺散发贴在汗津津的脸旁,还沾着不明白色液体的性感嘴唇吐气如兰,“小坏蛋……还……没够么……嗯哼……喔……”

  “不够……永远都不够……”男人的唇舌在她脊背上逡巡舔扫,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浑身哆嗦,体内那根东西仿佛又粗壮了几分,“除非你不想……”

  心里抖了一下,李芬熟练而技巧地转过身子,下身始终死死地含住那根要命的巨物,面对着小军,直直地看着满头大汗的男人,“我想……我想……可是……小军……你想过以后么?以后我们……怎么办?” 性吧首发

  “以后我们怎么办?”江源虚弱地躺在苏慧珍丰满的怀里,脑后传来的柔软触感又让他邪火四窜。

  苏慧珍脸上仍有泪痕,那一剪刀扎出去她马上就后悔了,幸好江源下意识用手挡了一下,锋利的剪刀深深扎进他的手臂,看着儿子血流如注的那一刻,苏慧珍彻底慌了,那一刻,和小军私通,被张大林强 奸,被江源这个亲生儿子强 奸什么的,都云淡风轻了,她突然意识到,眼前的江源是她此生唯一的依靠,是她血脉相连的亲骨肉,匆匆穿上衣服,拖着江源去了医院,包扎上药,打破伤风,一轮忙下来,回到宿舍两人坐在凌乱不堪的床上相对默然。

  是啊,以后怎么办?苏慧珍还感觉到下身那处缓缓浸出的儿子的精液渗透了薄薄的丝袜,那种异样的感觉此刻越来越清晰,她甚至可以清楚地回想起来自江源那凶狠的一波接一波的冲刺引发的怪异刺激感,那是完全有别于小军的秉异天赋和张大林屈辱调教带来的快感,她不知道以后他们母子如何相对,如果这孩子忍不住再对她……她还会那么狠心么……她想起和小军在江边那次谈心,他似乎和他的继母也有些暧昧不清的关系,可人家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啊,幽幽叹了口气,对上江源闪闪发亮的眼睛,心里一突,那是怎样一种毫不掩饰的赤裸欲望啊,莫名的心慌起来,两腿不由得夹紧,“我们不能那样了……”眼前再次浮现江源趴在自己身上一下一下奋力地挺动时那激动万分的表情,差点呻吟出声,那该死的可怕的欲望……“你年纪还小……况且我们是母子……”心里却不由得一颤,为什么自己要这样说?为什么要说况且……“可是好舒服啊……”江源从苏慧珍语气里居然听出一丝松动,意外之后是大喜过望。性吧首发

  “我们这样是乱 伦,你以后会碰到很多女人,现在你的任务是学习,你才十六 岁啊……”在江源灼热的目光下苏慧珍像个手足无措的小 女孩,“我是你……妈妈啊……”

  “可是真的很舒服啊……”江源没受伤的手放在裆部,隔着裤子搓动着,那里顶起老高。

  “你……”苏慧珍又羞又气,儿子翻来覆去那句“很舒服”一次次击中她的心里,狠狠敲打着她脆弱的理智,“你……不是还和对面的郭老师那……那个……”语气里居然有一丝隐隐的酸味,自己疯了么?

  “你更舒服……”

  “别说了……”

  “是真的……你看……”

  “不要……江源……别这样……” 性吧首发

  “妈妈最舒服……”

  “不……住口……不行……”

  “郭晴操起来真的没有你舒服……”江源开始套弄放出的阳具了,和苏慧珍这样来来回回的语言纠缠就让他有种极度兴奋想喷射的感觉。

  “哦不……”苏慧珍要崩溃了,“别……别说了……”

  “我想操你……妈妈你其实也想吧……”

  “不……啊……”

  “天天都操……狠狠地操……”

  “呜呜呜……不要……再说了……”苏慧珍身子发着抖,耻辱的泪水流了出来,可眼光却还盯着江源手里那根东西。

  “我要让你更舒服……”

  “求求你……江源……别说了……”

  “操死你……”

  “啊……呀……不……”

  “我想过了……我要我们一直这样下去……小妈你、诗雨、蓉蓉,我们永远不分开……”小军温柔地揉弄着那对高耸。性吧首发

  “可我们都会比你老得快很多……诗雨都比你大十 岁……你会很快厌倦我们……”李芬轻轻地扭着腰,吐着气,“而且……你一个人霸占我们三个……小妈我还好说……你敢保证她们以后不会碰到好男人……你敢保证不会辜负她们……你还有学业……很快还会有事业……你顾得过来我们三个?况且以后你肯定还会有其他女人……”

  “这……”小军呆住了,他毕竟还年轻,根本没有细想。

  “我们这个年龄的女人……直到四十多岁欲望是最强烈的时候,你确定你随时能满足我们?”李芬笑盈盈地看着小军,眼眶里有了泪光,“如果我们被你冷落,忍不住找其他男人你会怎么办?别惊讶我这么说,我在没和你发生关系前就和你那个辅导员刘刚做过……和你的系主任也做过……还有你们学校的几个男生……诗雨的事你应该也知道一点……蓉蓉以前有老公……以后……”

  “别说了!”小军抱起李芬狠狠压在沙发上,发狂地挺动起来……“女人嘛……就该这么浪……”包厢里,钢子得意地按着刘菲埋在自己腿间的脑袋,看着阿远满脸酒意在女人屁股后耸动,说实话,他也想不到自己一个电话,这个风情万种的小嫂子很快就打扮得花枝招展过来了,虽然眉宇间有些羞涩,看到阿远在也有些不自在,但随便撩拨几下就配合地任两个男人肆意玩弄,骚劲十足啊。

  刘菲被身后陌生的年轻男人顶得心花怒放,大量的淫水毫不顾忌地随之飞溅,心里想起出门前随手翻看丈夫新买的手机,看到的照片,好几张是丈夫和一个年轻女人光着身子躺在床上的自拍,那女人妆很浓,但确实比自己年轻很多,眉眼间闪着一丝挑衅的得意,更有两张是以那女人的角度拍的,一张是丈夫如同一只哈巴狗般趴在床头,津津有味地舔吸着女人穿着黑丝的脚尖,另一张更不堪,丈夫正如醉如痴地趴在女人腿间,口鼻埋在那乌黑油亮的毛发里,眼睛却盯着镜头,眼神里充满了温情讨好。性吧首发

  刘菲印象里的丈夫永远是木讷老实不解风情,这阵子两人沟通更少,高大强在外为了生意经常夜不归宿,生活条件是慢慢有了显着改善,夫妻两人的生活质量也看着看着好起来,刘菲一只被钢子纠缠着,没注意丈夫那些细微的改变,但现在仔细回想,还是恍然大悟,可……自己有什么资格发难呢?

  看着丈夫熟睡的样子,天知道他是在外为了生意奔波劳累还是在那个女人身上透支了精力,刘菲心里索然无味,直到钢子来了电话,她想都没想就欣然前往,她需要的就是放纵,不顾一切的放纵,所以看到阿远时虽然心知肚明钢子的邪恶盘算也半推半就,心里还有那么一丝刺激,这个年轻男人不令人讨厌,好吧,无所谓,能同时拥有两个男人的粗大阳具让她很快淫水泛滥,努力收缩着花穴,接纳着那根新鲜的阳具凶狠的突进,舌尖飞快地蠕动,今晚不回去了……“怎么?头一次被女人操?”媚姐笑嘻嘻地揽住衣衫不整的雅兰,美女主播在高潮过后清醒过来居然开始低低的抽泣。

  “你们怎么能……这样……”雅兰虽然和张三做过无数次,但如此变态的交欢对自忖身份的知名主播来说落差感还是太大了。

  “快活就好……”张三被打发走了,偌大的包厢里只有媚姐和雅兰,媚姐也不再作派,“凭什么女人就一定要取悦男人?大家不都是互相利用罢了,能满足自己就行……”

  “可……”

  “被男人操……也许几分钟就完事了,你还没享受到一丁点快感他就已经睡得死猪一样,为什么要这样委屈自己?”媚姐点了根烟,一手轻抚着自己半裸的身体,叹了口气,“人都是自私的……我试过很多男人,认识的,不认识的,年轻男孩,中年大叔,甚至老头,两个人玩过,三个人也玩过,有时是几个一起上,早就明白……最重要的是自己快活……”

  “你……”雅兰被媚姐一番言论惊呆了,一时间忘了自己的苦楚。

  “也许你认为我放荡,但只是单纯的相互满足欲望而已,要那么在意对方的身份对方的外表么,其实只要能让自己满足就好……” 性吧首发

  雅兰呆了,看着黑暗中忽明忽暗的烟头,虽然看不清媚姐的脸,但她知道这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所以呢……享受当下!”媚姐自嘲地笑了笑,灭了烟,灌了一大口酒,吻住了美女主持,慢慢把就渡过去,浓烈的酒精味道夹杂着清淡的女士烟味让雅兰心情一松,似乎心中那怪异的不适感清减了许多……“来吧……不是已经做过一次了么……帮帮我……妈妈……”欲火焚身的儿子已经把全身发热的苏慧珍抱住,裤缝里伸出老长的粗大从屁股后顶进母亲的腿间,隔着薄薄的裙子和丝袜磨蹭着那夹不住的大腿根部。

  “不……要……江源……求求你……我们……不能这样……”苏慧珍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又不敢用力,毕竟不久前才让他受过伤,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两腿间已经湿乎乎一片了,只能死死抓住裙摆不让江源撩起,“你刚才流了那么多血……不能……不要……以……以后……再说……”

  “来吧……你也想要吧……再来一次……答应我……妈妈……一次就好……”江源拉不高裙子,索性三下两下剥下苏慧珍的长裙,裙腰已经堆在脚踝了,苏慧珍还呆呆地提着裙摆没反应过来时,丝袜和内裤被拉到屁股下,那根东西,那根要命的东西,准确地捅进了她湿淋淋的花穴。

  “啊……”绝望的泪水,淋漓的淫水同时喷涌而出,美艳的人妻教师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光。

  急促的有力撞击在屁股后响起,哀羞的妈妈双手撑着半人高的桌子,低着头不再做声,豆大的泪珠滴落在桌面,可淫邪的儿子并不就此满足,撩高苏慧珍的上衣,在她眼皮底下大力玩弄她丰满的高耸。

  低低的喘息压抑着慢慢明显起来,“好舒服……妈妈……叫啊……叫出来……”儿子邪恶的手指开始玩弄母亲的后庭。性吧首发

  “不……啊……那里……啊……”

  “开始你还同意我操你后面的……享受吧……妈妈……我会操到你尖叫的……好紧……妈妈……”

  一句句妈妈让苏慧珍在极度的变态屈辱中迷乱,粗大的阳具不知疲倦地侵入敏感得痉挛的花穴,“不……啊……呃……江源……江源……不要……你……你去……找……郭晴……放……放过我……唔……啊……”

  “放心……妈妈……我会……找她的……我找她过来……一起……操你们……现在……别管她……享受当下吧……”拔出沾满淫液的阳具,缓缓顶进另一处紧窄。他已经发现苏慧珍火热的身子开始微微地迎合扭动起来了……“所以呢……享受当下!”小军狠狠地挺动下身,“不准想以前,更不要想以后……小妈……小妈……我现在只想操你……狠狠操你……”

  “呃……好……老公……用力……操死我……哦……噢……好棒……大鸡巴……呀……呃……呃……”李芬仿佛也放下了心中那块石头,是啊……人活一世,为什么要那么瞻前顾后,把握现在的快乐时光才是最重要的。

  “小坏蛋……我们也要……”诗雨爬了过来,分腿跪在李芬脸上,“芬姐……舔我……啊……老公……揉我奶子……用力……啊……吻我……”

  “嘶……”小军倒吸一口凉气,武蓉趴在他屁股后,温软的嘴唇贴在他屁股缝间,舌尖扫动,“蓉蓉姐……”子孙袋被温柔的小手托握着,纤细的手指在他和李芬紧紧结合处不停抚弄,催促之意不言而喻。

  连最矜持羞涩的武蓉都如此了,小军还能有什么保留?开足马力,疯狂地挺动腰胯,直到李芬身子发狂般颤抖着达到极致高潮,才退出她的身子,挺着越发粗硬的巨物扑向诗雨和武蓉,让二女面对面抱在一起,开始肆意进出那蓬门大开的娇艳所在,在两女的婉转娇吟声中仿佛要把自己整个身体都挤入那美妙的湿热温软之间。性吧首发

  “好……厉害……啊……蓉蓉……我就不行了……”诗雨眯着眼娇憨地盲目地寻找着武蓉的双唇,“要死了……啊……要死了……”

  武蓉也好不到哪里去,直愣愣地盯着诗雨背后的小男人,上气不接下气,“小军……操我……操死我们……不想了……不想以后……现在……操……用力……啊呀……后面……后面……也要……”

  李芬虚弱地躺在一旁,看着三人激烈的交锋,心里如水般舒缓平静,是啊,谁都有过去,谁都不知道未来,还是,享受当下,享受肆意地发泄自己的欲望吧!咬咬牙,撑起身子,爬了过去……纠缠在一起的四人没有注意到,小军胡乱丢在一边的裤口袋里滑出一半的手机在默默的震动了许久,上面有几条未读信息,早前有苏慧珍在医院恐慌无助时发的,有郭晴故作冷静让他明天去学校的,最近一条,竟然是余佳的,只有两个字——“想要”。

【完】
13312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