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⑩号 发表于 2016-07-07


 
  

  2004年, 国务院颁布了《粮食流通管理条例》。其中明确规定,经营者必须取得粮食收购资格后,方可从事粮食收购活动。图片来自网络。

  

  粮食收购许可证。图片来自网络。

  

  “非法经营罪”的前身是”投机倒把罪“,“投机倒把罪”在97年刑法修改时被废止。图片来自网络。

  “之前不懂法,想凭自己的辛苦,挣点钱维持生活,没想到成了犯罪人员。”

  判决后,王力军心里也有疑惑:“我没有粮食收购许可证、没有营业执照,粮站是不是就不该接收我的玉米?但他们对这个没有要求,有些地方还打电话鼓励我去他们那里交粮。”

  文|新京报记者李兴丽 编辑 | 苏晓明

  校对 | 陆爱英

  对话人物:王力军,46岁,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农民。2014年11月至2015年3月间,王力军在未经粮食部门许可及工商行政机关核准的情况下,从周边农户手中非法收购玉米。

  经法院审理,王力军因违反国家《粮食流通管理条例》的规定,非法经营玉米收购,非法经营数额达到21万余元,数量较大,构成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并处罚金2万元。

  对话动机:该案曝光后,舆论哗然。不少法律学者和律师对上述判罚产生了异议,认为判处非法经营罪应进行实质性审查,即王力军行为是否扰乱了市场秩序。另外,《粮食流通管理条例》也被很多学者认为存在“浓厚的旧体制色彩”。

  “想凭自己的辛苦,挣点钱维持生活,没想到成了犯罪人员。”7月6日下午,王力军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靠种地一年收入三万元,“供应两个娃娃紧张得厉害”,收玉米是为了补贴家用,过生活。

  他称自己此前不懂法,触犯了法律,认罪伏法。

  但判决后,他心里也有疑惑:“我没有粮食收购许可证、没有营业执照,粮站是不是就不该接收我的玉米?但他们对这个没有要求,有些地方还打电话鼓励我去他们那里交粮。”

  “触犯法律了,得去自首”

  剥洋葱:你看到新闻报道了吗?

  王力军:我没看到,我女儿大学毕业工作了,她从微博上看到了告诉我。

  剥洋葱:她有没有告诉你,微博上是怎么说的?

  王力军:她说网上说什么的都有,有不少人挺吃惊的,觉得这个事够不上犯罪、判刑,有点冤。

  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你收来的玉米都卖到什么地方了?

  王力军:主要是卖给巴彦淖尔市杭锦后旗分库,还有一个巴彦淖尔市本地淀粉厂,他们从玉米里提取淀粉,卖给制药厂。

  剥洋葱:总共收了多少玉米,怎么收的?利润怎么样?

  王力军:我自己有一辆凯马农用车,一趟能拉十一二吨左右,一般就在我家附近方圆五六十公里的范围内收玉米。

  国家粮库对玉米的质量要求高,按照玉米的质量,分一、二、三不同的价格等级收玉米。如果能交给粮库,一车能挣四五百块。如果质量不好,交给地方的淀粉厂,价钱低,只能挣二三百。我总共收了十来车玉米,跑了十来趟,赚了五六千,就是法庭上说的非法所得六千块。

  剥洋葱:怎么被发现无证收玉米的?

  王力军:2015年3月份,我到村里收一个农户的玉米,过磅之后,他认为我少给他算了50公斤,然后就举报到工商去了。工商把我的农用车扣下十来天,然后调查我收了谁家的玉米,卖在什么地方。还去粮库调出了我交玉米的记录单。

  剥洋葱:你是自首的?

  王力军:是。我有个认识的人在检察院工作,就去咨询他。他说,没有粮食收购许可证、没有在工商局办理营业执照,触犯法律了,得去自首。我就去公安机关自首了。

  剥洋葱:自首之后呢?

  王力军:被拘留了三天。因为地里忙,交了5000元保证金,取保候审了。后来一直在家种地,今年4月26日法院下了判决。

  “曾尝试去办证”

  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为什么会想到收玉米的?

  王力军:我平时以种地为主,之前家里种了十二三亩地,一年收入三万左右。8月份地里秋收后,农闲了就想找点“活钱”维持家用。儿子在天津学美发,已经20岁了,也想着给他盖房娶媳妇。

  所以2014年秋收之后,就贷款2万块买了玉米脱粒机,2014年11月开始收玉米。

  剥洋葱:玉米的行情怎么样?

  王力军:一斤玉米赚2分钱左右,比如2014年国家粮库的收购价是一块一毛七,我们下去收,根据农户玉米的质量,给他们的价格是八九毛左右。有时候因为玉米水分、杂质或者发霉的问题,粮库给的价格低,甚至拒收,我就赔了。

  冬天走村串户收玉米,一个人要拿叉子把玉米棒子放到机器里,脱粒出来装袋,然后拉去粮库。不过还是比较容易收,有的农户说我们是为农民服务。

  剥洋葱:像你这样无证收粮的情况,之前有见过吗?

  王力军:我们这个地方以种玉米为主,还有个玉米培育基地,收玉米的大概有几千人。我没见过别人拿出证来收玉米。

  粮库交玉米的地方也排队,多的时候要排三四天才能交上一次,好几千挂车一起排队。冬天,车里没有暖风,住不住人,后半夜就跑到旅馆里挨一挨。因为交玉米的人多,还有人专门开着面包车在附近卖烩菜、焖面。

  剥洋葱:你自始至终都不知道收粮需要办理相关手续吗?

  王力军:2015年3月份被举报之后,我想着如果没证不让收玉米,贷款买的机器就浪费了,也去办过证。但是手续很多,要求有固定的场所、收购点,要有注册资金,我一个农民是办不下来的。现在那机器只能在院子里闲放着。

  “种100亩玉米才能赚回来”

  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现在缓刑期间的生活状态怎样?

  王力军:从4月26日开始,每个月一边种地,还要到司法所面谈一次。每个礼拜要打电话汇报行踪。这个周一刚去了司法所,所长讲解了一些法律知识,让我汇报了思想情况。

  剥洋葱: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王力军:收玉米挣的6000块钱上交了公家(没收违法所得),罚了2万,请律师又花了5000,还有一些其他开销,我好几年的积累没了。去年玉米价格低,一亩玉米净收入四五百块,我算了算,前前后后需要种100亩玉米才能赚回来。

  剥洋葱:现在每天干什么工作?

  王力军:今年春天从姊妹手里承包了二十多亩地,加上之前自己种的十几亩,总共五十来亩地。种了30亩番茄,9亩西葫芦,10来亩玉米。种玉米挣钱少,种蔬菜如果收成好,一年一亩地能卖一千多块。

  剥洋葱:你自己怎么看待这段经历?

  王力军:除了罚钱,被判了一年有期徒刑,缓期两年执行。对家庭的打击挺大的。农村人不懂法律,不懂的人还以为我犯了什么罪,有些人看你的眼光也变了。我女儿等我判决下来,才回城工作,她也挺难过。

  剥洋葱:难过什么?

  王力军:觉得我这个事不应该判刑。之前不懂法,想凭自己的辛苦,挣点钱维持生活,没想到成了犯罪人员。

  剥洋葱:你在法庭上的认罪态度挺好。

  王力军:以前不懂法,触犯了法律,我认错。从我心里来说,我觉得这样处罚对农民是无利的。平常下去收玉米,很多种地的都是六七十的老人,他们自己拉不动玉米,少卖一分二分钱把玉米交给我们,我们拉去粮库上交,我们能挣口饭钱,他们也比较方便。我们干的时间长了,还能跟农户随时沟通玉米价格。原来我走的一些村子,对我评价还挺好,说我是“为人民服务”。

  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你也有想不明白的地方?

  王力军:我自己觉得挺冤的。按理来说,我没有粮食收购许可证、没有营业执照,粮站是不是就不该接收我的玉米?就像开车没有驾照,就不能上路。但他们没有要求,有些还打电话鼓励我去他们那里交粮。现在那些粮库没犯法,就我一个人犯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