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级流氓 发表于 从前


  (一)

  飞机降落了,有些震动,妈妈看起来有些紧张,当然更多的是激动和喜悦,我们要到美国了。呼……呼……,飞机着陆。机舱里一片欢呼,不知道为什么,美国可以让女人们这么兴奋么,我心里很不屑,虽然我也很喜欢美国,啊,正不屑呢,妈妈已经拖着大皮箱要往机外跑了。

  「嗯……,好重啊,嗯……,」妈妈撒娇似的声音传来,成熟女人娇滴滴的声音,最让男人心醉。

  「这位可爱的女士,我来帮你拿。」旁边一个美国男人走过来,自然而然的接过皮箱,哇塞,30kg的皮箱,他轻而一举的就搞掂,我拿眼细瞧,果然是个美国男人,人高马大,一头栗色金发,深蓝色的眼睛神采奕奕,刚毅的脸型,绅士的举止,不得不承认的说,踏上美国我们母子第一个接触的这个美国男人,魅力非凡。

  那男人高大健硕的身影伴在妈妈身边,妈妈的漂亮脸蛋显得红朴朴的,也许是刚才搬行李累的吧,我心里安慰自己,要不难道是因为美国男人不成。

  「亲爱的女士,不知道该怎样称呼你。」

  「啊,你……,会讲中文?」

  「呵呵,当然,美丽的女士,我和你一起乘这班飞机从北京到矽谷,我原来在北京一家美国公司里工作。」「呵呵,原来是这样,没想到来了美国,还碰到北京「老乡」了,诶,你刚才称呼我什么啊。」「美丽的夫人,美丽的中国女士,欢迎你来到美国。」美国男人爽朗随和的笑了起来,妈妈也被他逗笑了,两人就这样走在出机场的路上,仿佛很快成为朋友。

  「到了这里,就是矽谷广场了,美丽的中国女士,有您的亲人或朋友来接您吗?」「我丈夫说会来接我的。」「丈夫?哦,真遗憾,您是说,您已经结婚了。」「是啊,呵呵。」妈妈看到那男人眼神略过一丝失望,顽皮的给他一个甜蜜的微笑,「我已经结婚很多年了呢,我的丈夫就在矽谷工作,我这次是带着儿子一起来和丈夫团聚的。」说着指着我给那美国男人看,「这就是我的儿子,快,叔叔帮妈妈提行李,还不谢谢叔叔。」搞什么嘛,这是作为妈妈到美国对儿子说的第一句话吗,一路上只顾得和米国男人谈笑了,现在才想起我么。那男人才仿佛才注意到我,不好意思的伸出大毛手要和我握手,哇塞,那一手金毛,真是西洋男人啊,忽然发觉妈妈看着那大毛手有些发愣,倒,妈妈在想什么啊。

  「您的丈夫在那边么。」美国男人耐心的陪妈妈等着,指着远处一辆驶来的轿车问道。

  「唔,不是,真是的,给他说好6点飞机,怎么还不来,」妈妈微微噘起红润的樱桃小嘴,仿佛对未到的爸爸撒娇一样,不过我听起来,感觉有点像是对米国男人撒娇。

  那男人立刻安慰妈妈说矽谷现在正是下班的世间,也许会塞车,并告诉妈妈不要着急,他会陪着妈妈一直等,「来自中国的美人儿,今天是你到美国的第一天,除非把你完整的交到你丈夫身边,否则我是不会放心离开的。」「扑哧」,妈妈短暂的不快一扫而去,「你还蛮坏的,是不是在北京都这样对我们中国女人说话,人家哪里像你说的那样,是……,美人儿啦。」说着妈妈脸蛋又像刚才那样绯红起来。

  「呵呵,美人儿是大家公认,你看,就这一会时间,有多少周围的人已经向这里投来目光,唉,我要是有这样美丽的妻子就好啦。」「扑哧」,妈妈又自然而然的随美国男人的话笑起来,靠,这会老爸怎么还不来,一转眼半个小时竟然过去了,两个人聊得蛮愉快的嘛。就在我不耐烦的时刻,叮呤玲,手机响了,妈妈赶快打开,是爸爸的声音,「小柔啊,老婆好,已经下飞机了吧,今天研究所突然有紧急任务,我不能亲自去接你和儿子了,我已经要小吴去接了,对不起了老婆。」「哼,什么嘛,工作工作,一工作就是几年,我们娘俩到了美国,你还是工作,555」妈妈真是水儿做的情感女人,说着说着竟然流起眼泪来。

  「别哭啊,老婆,我知道你们娘俩不容易,可我在美国也很辛苦啊,你来了就知道了。」「不,不,我不要知道,哼,你心里根本没有我,我不要小吴接,不要。」说着妈妈一时生气,啪的把手机关了。站在那里,眼泪儿还是颗颗的流。

  美国男人眼看妈妈伤心生气,连忙走近来,脱下外衣,给妈妈披上,妈妈一下就软化了,靠在美国男人胸膛上,只靠了一下,突然两人都觉得有些尴尬吧,马上又离开了,哼哼,不过这一切都给我看在眼里。

  「月柔,我们还在这里等么,你丈夫的朋友就要来了。」美国男人通过交谈知道我妈妈叫月柔。

  「马克,」妈妈也知道了美国男人叫马克,「嗯……,我生气我那个丈夫,我不想按他的安排由他的朋友接。」「那……」「你送我回去吧,不,你送我去找一家旅馆吧,我要先在旅馆住两天。」「好吧,」马克有些无奈又调皮的松松肩,眨眨眼睛,「我美丽迷人的中国夫人,就由我代替你的丈夫先接待你吧。」「呵,贫嘴。」两人说着,已准备上车,我只好跟在后面,总不能让妈妈一个人去住旅馆吧。

  马克的车很名贵,很舒适,妈妈上去高兴极了,他们一边开车一边夹杂着中文和英文聊天,我坐飞机太困,打瞌睡了。

  旅馆到了,马克和妈妈走下车,没想到关车门的时候,不小心一拉,妈妈的白色凉裙被车门拉破了,正好在后面屁股上的位置,拉下来一大块,露出妈妈雪白丰满的屁股肉,当然,不是全裸的屁股,妈妈穿着米色三角裤和丝袜吊带,不过是比较性感的样式,更衬托出妈妈这个中国美妇性感丰熟的大屁股。

  「啊……」妈妈意识到屁股在男人面前露出来了,尖声叫起来,不叫还好,一叫我和马克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周围零星几个美国男人朝这边看来,虽然米国是开放的国家,但中国美妇人骚熟的丝袜大屁股还是惹来无数男人的注意力。

  妈妈在羞愧中不知所缩,光知道害羞的把大屁股乱扭,还是马克眼明手快,立刻跟上去,一手接起裙子上撕开的那块布,按回到屁股的位置,就这样大毛手在妈妈的屁股上紧紧按着,一方面不让那布块掉下来,一方面感受着妈妈臀肉的丰满和肥软。

  只见妈妈满脸通红,一下子无力的靠到马克怀里,娇声说道:「谢谢你,马克,我要马上回房间。」「乖,柔柔,你就这样靠在我怀里,没人看得见你的……屁股,这就进旅馆开房间。」靠,搞什么嘛,这么快就成柔柔了。

  开房间的时候,发现问题才来了,妈妈和我到美国下飞机拿的是机场签证,没有改成长期的那种,店主怀疑妈妈和我是偷渡,拒绝让我们入住,甚至还要报警,幸亏有马克这个美国人用英语说了半天,可店主还是拒绝,马克气一沈,对店主说,「直说了吧,这是我的中国妻子,我们来美国就要举行婚礼,所以她还没有长期签证。」靠在马克怀里的妈妈此刻脸儿羞的宛如桃花,大屁股上马克的手还在用力,此刻就要接受做马克妻子的假设,妈妈的心儿似乎也通通的跳着,脸儿贴在马克胸膛上越贴越紧了。

  马克搂过妈妈的香肩,手在妈妈大屁股上狠狠一抓,借势吻过妈妈的香唇,哇哩,这就是我美丽温柔的妈妈在美国的初吻。

  然后马克得意的看着店主,店主立刻相信了两人的关系,带着歉意的微笑立刻给登记开房间,说道,「啊,真羡慕您,马克先生,有这样美丽迷人的中国女人做太太,看她躲在你怀里的样子,就像莎士比亚笔下依偎着狮子的母羊。」我倒,这是什么店主,美国的店主就是这样的吗,还会背莎士比亚的文字啊。

  「呵呵,当然,这是我在中国俘虏的一只最温柔最体贴的母羊。」马克开着过分的玩笑,妈妈的脸上全是酡红。

  老板开了一个夫妻间给马克,开了一个单间给我,末了还不忘来一句,「祝福您和您的母羊儿在美国共度的第一个夜晚愉快。」到了房间后,马克立刻收起刚才的嘻皮态度,将妈妈放到床边后立即把手收起来甚至并到背后,站开有三步的距离,充满了绅士风度,「对不起,美丽的太太,请原谅我刚才的失礼,希望您能理解,我那样做只是为了不使店主起疑,如果他叫来移民局的人,那您和您的儿子都会很麻烦。」妈妈双眼如醉,美目含嗔,「可是,你坏,你好坏,你摸人家那里。」「太太对不起。」「嗯……,还摸了那么久……」「太太,真对不起。」「你还亲人家……」「太太,我错了,原谅我,」

  马克忽然象欧洲骑士一样单腿跪在妈妈面前,拉起妈妈的滑腻的小白手,吻了一下,「太太,我美丽的中国维纳斯,如果我是莎士比亚笔下受伤的狮子,我真希望你是那只陪着我的白腻的母羊儿。柔,你太迷人了,请原谅我。」「嗯……你坏,人家原谅你了……」坐在床边的妈妈快乐和羞涩同在,大屁股随着上身撒娇式的扭动着,有意无意的向马克传达一个成熟丰满的中国女人渴望被马克这样雄性十足的美国男人征服的信号。

  「太太,」马克似乎冷静了一些,站起身,「很高兴你原谅了我,这是你在美国第一个夜晚,你也许在飞机很累了,最好吃过美味的晚餐后就舒舒服服的安睡。」马克忽然一个响亮的响指,服务生推着餐车已经开门进来,哇,原来他已经叫了晚餐,真是体贴周到的绅士一般的美国男人,我都不禁佩服。

  「太太,请您和您的儿子愉快的用餐吧,明天早上,我会来接你,把你送回丈夫的身边。」马克风度翩翩的说着,英俊的脸上魅力无穷。

  妈妈似乎却不高兴了,却也不说,嘴儿微微噘着,「嗯…,那你要去哪?」「我去车里过一夜。」「为什么不……」「我的太太,美国的绅士应该这样。」「那你就忍心留下我一个人吃美国的第一顿晚餐。」妈妈幽怨的眼神望着马克,天那,那熟美东方妇人幽怨迷人的眼神,马克似乎要被融化了。

  「太太……很荣幸,和你共进晚餐。」

  「我想去后面的花园吃。还有明月和晚风。」

  「好的,迷人的太太。」

  我靠,怎么回事,我正想呢,妈妈对我说:「小军啊,妈妈和叔叔去花园吃饭,你就在屋子里,不要乱跑了,乖啊。」(二)

  刚坐完10个小时的飞机,可我的妈妈似乎一点也不疲惫,马克在客间和我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妈妈已经在浴室洗完澡出来,换上一件淡黄色连衣裙,吊肩带的那种,露出雪白丰润的脖颈和香肩,显得年轻而又成熟妩媚。

  「呵呵,我漂亮么?」

  马克深蓝色的眼珠挣到最大,「我的维纳斯,我的中国美人儿,你简直太美了,将要和你共进晚餐,连美国总统都会嫉妒我。」精心的着装得到马克的满分的表扬,妈妈难以抑制自己的快乐,真是女?悦己者容,有点忘乎所以了,像天鹅舞那样在马克面前转了个圈,连衣裙很薄,大腿的屁股上有一些洗澡时的水珠没有擦干,浸润在裙子上,便透出那里丰满的肉感,还有那三角裤衩,也透出来轮廓,丰熟的大屁股充满了性的挑逗。

  「走吧,马克,人家现在好饿,你要给人家介绍美国最好吃的东西。」「太太,很乐意为你效劳,美国有很多让您开胃的好东西,比如加利福尼亚的煎香肠……」「呵呵,那你给我煎……」两人向旅馆后面的花园走去,确切说是啤酒花园,有藤椅,木桌,凉蓬,啤酒,烧烤炉,三三两两的情侣在月色下品着美味谈情说爱,美国的夜晚,一方面是罗曼提克的文化气息,一方面则是性和征服。

  本来妈妈嘱咐我早点睡觉的,但我坐在屋子里却睡不着,心里盘算着今天的事,唉,看来妈妈是迷上这个美国男人马克了,有什么办法呢,马克确实英俊迷人,又高大强壮,刚毅的脸庞硬硬的胡髭修理的很整齐。

  我忽然发觉,马克原来长的很像美国电影「纽约的秋天」里的男主角李察基尔,对了,正是纽约的秋天,还记得那时间爸爸在美国,妈妈在北京时她最爱看得片子就是「纽约的秋天」,买来珍藏的DVD,经常反反复复的看,一个人穿着性感的丝绸睡衣坐在沙发上,报着大布熊,吃着爆米花,就那样对着电视里的美国男主角痴痴入迷。

  那时我还朦懂不懂事,以为妈妈是太想念远在美国的爸爸了,其实,不是,我现在才觉得,妈妈虽然嫁给爸爸那么多年,但爸爸并不是能够真正打动妈妈心灵的男人。

  我35岁的美丽妈妈,性感,白嫩,丰满,骚熟,有时候像一个贤妻良母成年女人,关心老公照顾儿子打理工作,可有时候又会像一个长不大的白痴公主,总幻想着能有一场恋爱深深刻入她的身体和灵魂,也许女人都是这样吧,她们永远有复杂的两面性甚至多面性。

  老实说,在国内的时候妈妈的风格其实是偏向拘谨的,即使爸爸不在家,她也没有喜欢出外招摇,曾经是多么关爱我关心这个家的妈妈,我本以为是永远属於我和爸爸的妈妈,只是,只是,也许我错了,我没有注意到她看「纽约秋天」时的那份入迷,大概妈妈从少女时代心中的王子就是一个李察基尔那样金发碧眼高大强壮而又风度偏偏的西洋男人吧。

  很多东方女性天生的就迷恋西洋男人,这是事实,即使你不高兴,那也是事实,有人说,到了美国,一切都会改变,女人这样原本就敏感细腻的雌性动物又如何不会变化呢,从性感的内衣到青春的连衣裙,从甜蜜的樱唇到多情的眼神,只与马克相处了半天,妈妈就浑身焕发出雌性的中国女人的味道。

  我百无聊赖,在房间里随便乱翻,走进浴室,妈妈洗浴完的水汽还没散尽,一股成熟妇人的体香,好像熟杏发出的味道,赫然一看,妈妈刚换下的衣服里还夹着刚刚换下的内裤,拉开那条三角裤,股间的位置一团淡淡的湿痕,显然是刚刚分泌出来的爱液,还没有完全干掉,靠,我心里不禁生气,这个骚货,在中国看起来是那样端庄矜持,到了美国,立刻就为洋人羞涩的分泌爱液。

  转来走去,我还是没有睡意,心想妈妈和马克怎么还不回来,这是到美国的第一天,我们还没有见到爸爸一面,爸爸虽然没有亲自接机但看得出他有苦衷,现在爸爸一定很焦急,或许开着车满矽谷在找我们,我的妈妈,这个时候,你不会这么快就和那马克……坐在屋子里不是办法,我觉得出去偷偷看看他们,一步一步踱到啤酒花园,才发现客人基本已不在,只有花园的深处有些微亮光,来自烤炉,一男一女坐在炉边,女人温柔的依偎在男人怀里,男人一只手夹起加利福尼亚煎香肠往女人嘴里喂,另一只大手隔着裙子在女人丰满的大屁股上来回摩挲,女人时不时抬起美目调皮而含情看男人一眼,时而发出闷声发嗲的呻吟。

  靠,还真TM的浪漫啊,那男人正是马克,那女人正是我的妈妈,已经发展到这一地方,妈妈真是很快就入乡随俗,和一个英俊的美国男人闪电式的堕入爱河,妈妈呀,你心里可曾想过爸爸此刻多么焦急吗。

  「柔,我的中国宝贝,大屁股还没被我摸够么,呵呵,我的手都快麻了。」马克调侃着,压在大屁股上的手却越来越用力了。

  「嗯……,坏蛋,谁让下午摸人家的屁股摸了那么久,现在你说不想模就不模啦!」「柔,你的屁股又大又宣软又有弹性,摸起来手感还真是很不错,老实告诉我,我下午模你的时候,你心里是什么感觉。」「嗯……,是,你坏,人家不说了,你明明知道的。」「说,我一定要听我的中国母宝贝亲口告诉我。」「嗯……,是,喜欢啦。」「喜欢什么啊?」「喜欢你摸人家的那里拉。」「摸你的哪里啊?」妈妈脸儿羞红一片,偎在马克怀里,「喜欢你摸人家的屁股啦,你的大手当时一压上来,人家就觉得心里扑通通的,我喜欢被你摸屁股,马克,你的大手好有力,你的指节好粗壮,人家喜欢屁股被你侵犯的感觉。」说着妈妈眼里似乎流出泪水来,是兴奋的败德的泪水吧。

  马克看着妈妈羞涩的美态,一时间怜爱无限,吻着妈妈的脸蛋,吻去泪水,「柔,我爱你,我第一眼见到你就爱上了你,你是我生命中的中国维纳斯。」「马克,我也好爱好爱你,我第一下闻到你的气息就难以自拔的爱上了你,知道吗,那一刻,看到你深蓝色的眼神,我的整个屁股就潮湿了,你是我生命中的美国大卫。」靠,好肉麻啊,这两个男女,说这缠绵的情话,听那言语,看那神情,却都是真挚的,也许是真正的恋爱,所谓一见锺情永堕爱河,刻骨铭心海枯石烂的缠绵悱恻,好莱坞多少年来的爱情故事,就是在美国一个个普通的啤酒花园里发生吧。

  只不过这一回,男主角是女主角梦里追寻的金发王子,女主角是男主角机场歇后时捕获的东方母羊,风韵迷人的中国美妇和英俊阳刚的美国男人,一个渴望被彻底的征服,一个渴望凶狠的征服对方,好莱坞伟大的制片感人的爱情,美国式的开拓与扩张,西洋男人的风发意气,东方女人的温柔驯服,就是这样的吧。

  我心里默默想着,即使你不愿意,即使你不高兴,但这是眼前的事实。可是爸爸呢,这个来美国喝白开水吃干面包为了自己的老婆和家庭苦苦打拼的中国男人,他辛苦地工作,一美分一美分的攒钱,只是为了深爱的妻子,他将要如何面对这惨淡的人生。

  当然,也许一切都没什么,谁都会立刻理解,这世界的本质,征服和失败,你总要选择一方,就像我,也曾是妈妈深爱着的儿子,而今面对这一幕,不也是淡然又无奈的接受了吗。

  糊里糊涂的想了一会,妈妈和马克的谈话又传入我的耳朵,「柔,好吃吗,你真馋,我馋嘴的中国母猫,你好可爱。」「嗯……,讨厌,人家不是小馋猫拉,马克,只有你喂的,我才吃。」「是么,那我以后天天喂你,好不好,我还有比这跟香肠更好的。」说着马克坏坏笑着,将中指扣入妈妈大屁股上深深的臀沟里,狠狠一扣,大概是在妈妈屁眼的位置,妈妈一声娇呼,显然,柔密的小屁眼受到男人出其不意的进攻,使酥软传遍全身,令妈妈娇羞不已。

  「你坏,人家那里,从没有被男人碰过的,不要你的大香肠啦!」妈妈撒娇的扭着大屁股,媚眼看着马克说:「嗯……,还是要啦,不过,你会用你的大香肠欺负人家……,那里……么?」「呵呵,我的中国母猫,原来那里还是处女,我今天只是隔着裙子,还不是正式的碰,等到正式的时候,我一定会好好的欺负欺负你那里。」「你坏……,美国男人都像你这样么,还喜欢女人的那里……」「呵呵,当然,这没什么,在美国这很普遍,很多女人的性感区其实就藏在那里。」「呵呵,嗯,你坏,我不要听,我们中国女人很保守的。」妈妈嘴上这样说着,实际却兴奋的很,酡红的脸蛋紧贴在马克怀里,柔软的腰肢如柔波浪动,丰满的大屁股隔着裙子在马克的抚摸下款款发情。

  「哦,是么,」马克显然看穿了妈妈的闷骚,在妈妈的丰臀上用力地拍击了一下,吻过妈妈羞红的脸蛋和耳垂,在妈妈耳边用男性低沈有力的声音细语道:

  「其实很多中国美女的性感区就藏在那里,你那肥熟的大屁股里,神秘而芳香的屁股眼一定是性感的源泉,看来上帝的安排,让我和你这样一个美丽的中国女人歇后,让我去开发你神秘的处女屁眼,我一定会把它开发的淋漓尽致,我温柔的中国母猫,你就等着吧。」妈妈完全被马克雄性十足的挑逗语言击溃了,闷骚的大屁股仿佛在发抖,屁眼和蜜穴仿佛同时流出爱液一般,在裙子后面湿了一片。

  「马克,好哥哥,美国哥哥,我爱你,我是你的,吻我吧,弄我吧,让我窒息吧,让我疯狂吧。」妈妈沈沦在爱河中咦语,马克顺势向妈妈的香唇吻去,是法国式的深深的湿吻,长久,有力,用情而疯狂,两个人吻在一起,卷在一起,在草地上翻滚,马克终於忍不住用手去抓妈妈的大奶子,一边掀起裙子,向妈妈肥滑的大腿和大屁股攻去。

  妈妈呻吟着,马克雄吼着,向野兽在征服它的母羊前那么快乐的嚎叫,妈妈的连衣裙已经被拉过头顶,丰腴的小腹软肉香滑,马克在肚脐眼边亲吻着,吸吮着,引得妈妈淫声连连,三角裤衩下湿成一片。

  马克板过妈妈的身子,使妈妈变成母狗一样撅着臀部,紧窄的裤衩紧紧勒在欲爆炸而出的臀肉上,马克把裤衩一抓,没有顺大腿脱下,而是狂放的双手用力一撕,硬把裤衩撕裂,碎布飞开,像母狗一样的赤裸妈妈,一颗雪白香肥的中国美妇的大屁股在马克面前暴露无遗。

  马克这只美国野兽面对着如此美餐,一种征服者的成就感袭来,裤子下已经高高雄起,那美餐就是我妈妈香肥的大屁股,那美白肥熟的大肉臀,在马克视奸下羞涩的扭动,画着圈圈,粉红色的处女屁眼和湿淋淋的蜜穴娇美的收缩,对着马克呼唤和发情。

  马克高呼一声美丽的柔,脱下裤子,骄傲的挺起雄壮的洋枪利炮,就要进攻那肥沃的中国美妇人的土壤了,就要进攻了。

  我靠,我到现在为止还是个旁观者,仅仅半天的时间,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我作为旁观者,但只是到现在为止,虽然我不是一个很小气的男人和儿子,妈妈和别的男人调情我接受了,妈妈和别的男人接吻我接受了,妈妈的乳房和屁股被别的男人轻薄我也接受了,但此时此刻,妈妈那处女的屁眼和芳香的桃源圣地,毕竟那曾是我诞生的地方,如今真的要被美国男人插入了,而且就发生在我眼前,我再也不能默许了。我条件反射式的大喊,「妈妈……,」就在那一刻,天空忽然一阵轰隆巨响,闪电和暴雨顷刻而来,美国的夏天像中国一样雷雨无常,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和情人们开着玩笑,妈妈在花园那边看不到我,却听到我风雨中传来的声音,即使一个妇人再淫荡,亲生儿子还是会在她心里拧起一个巨大的道德疙瘩,人妻不伦的羞耻感从心底油然而生,暴雨也使马克和妈妈都清醒了一些,两人同时离开对方。

  在闪电下以闪电的速度整理好衣衫,好像从没有发生过什么的样子,因为树丛的关系,他们还是没看到我,妈妈意识到我也许在远处,没有看到他们在做什么,心情平定了一些,与马克对望一眼,两人都没说话,那眼神复杂而痴迷。

  这时我已走到他们面前,「妈妈,好晚了,回去吧。」三人气氛很尴尬,偏偏暴雨骤然停止了,水汽凝结,空气也似乎凝结起来,妈妈红着脸,走到我身边,拉着我向回走,回头抛给马克一个缠绵的眼神和一段英语,妈妈以为我听不懂,但我听懂了,妈妈是对马克说,「亲爱的,我是你的中国母羊儿,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就是,不,也许上帝注定就是,但是,我们相遇的太晚了,真的,如果可能,我愿意永远温存在你怀里,但是……作为一个有丈夫的妻子,我做的确实太过分了,明天我会打电话叫我的丈夫来接我,谢谢你,马克,真的,你给我这样一个浪漫的夜晚,这是我美国的第一个夜晚和第一个吻,我亲爱的狮子,我生命里的男人,马克,你很棒,真的很棒,再见……」一大堆虚拟式的英语,说着妈妈已是眼圈发红,泪水打转,马克似乎也感染了,但两人又拼命克制着,不让我发觉。妈妈坚强的不回头,急步拉着我就往回走。

  走远了,妈妈才回头看那啤酒花园马克的所在,见马克也望着她,又羞赧的转过头,继续走,这样一走一顾,一顾一走,走的好累,人心也好累,为人伦为道德为爱为失去爱为不能爱,我们三个人都好累……回到旅馆房间,妈妈嘱咐我自己好好睡觉,然后就一头冲进她的房间,就把房门索上,一个人倒在床上乌乌的哭,我从门外听到那伤心又美丽的哭声,作为一个儿子,又是怎样难以名状的复杂心情啊!

  回自己房间,推开窗子,向啤酒花园的方向望去,天那,马克这个美国佬,还真是痴情,难道是真的爱上我的妈妈,他仍然蹲在原处,手里捧着他亲手撕开的妈妈的三角裤衩,放在鼻前温着,将那柔软的布条在鼻尖摩挲,想像着妈妈蜜穴的柔软,也许还有妈妈裤衩被撕掉后裙子下那颗雪白赤裸的肥臀。

  字节数:18158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