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越 发表于 2013-04-03


  第一集

  本集简介:

  2030年,反战声浪令各国政府被迫停战,五大国家联盟共同签署永久和平协议。但暗地里的军备竞赛却让战斗兵器更加高科技化,甚至转而研究人体改造,「改造人」正式成为现实。

  白鸟薇是“霸王花”女特警队的成员。在一次扫黑行动中造成的过失,竟意外发现人体操控技术的存在!

  序

  2030年,全球能源严重枯竭,环境日益恶化,人类生存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东西方数大强国爆发核战之后,世界人口减少至五亿余人。在幸存者愤怒的反战声浪下,各国政府被迫停战并互相妥协。国与国之间的界线从此模糊,全球被划分为五大松散的国家联盟——欧联盟、亚联盟、非联盟、北美联盟和南美联盟。

  迫于民间压力,五大联盟首脑共同签署了永久和平协议,并承诺销毁所有核能武器,但暗中仍偷偷进行军备竞赛,不仅制造出更多、更新、更可怕的高科技武器装备,而且还将研究领域转向人体的改造和开发。科幻电影里广为人知的生化战士、半兽人和狂化武士,均已从虚构变成真实正存在的全新人类种族。

  他们被统称为“改造人”尽管数量极其稀少,但每一个都具有强大无比的力量,普通人类望尘莫及。他们当中有正义的一方,承担着军事、治安和保卫人民的重任;当然也有邪恶的一方,利用自己的力量肆意残杀、奸淫掳掠,在许多城市制造恐慌。

  这个故事就发生在亚联盟的最大城市,也是经贸中心之一的“中京”城里……

  再性感的美腿,也不过是男人的炮架——秦守语

  第一章

  午夜十二点,有“不夜城”之称的中京城灯火通明,正是热闹的时刻。

  市区中心地带摩天大楼林立,各种款式的气垫车、气垫摩托车在街道上飞驰,令人眼花缭乱。

  朴永昌驾着一辆小型进口气垫车,穿梭在车阵中,沿着夜色下的长街向前驶去。

  他今年三十五 岁,朝鲜族人氏,是中京警局的高级警司,最近调入“扫黑组”专门负责打击黑社会势力。

  今晚警方收到线报,全城最大的两个黑社会组织“盛和会”与“镰刀帮”准备秘密进行有关基因违禁品的非法交易,涉及高达一亿亚元的巨资。最高警务处长已经下达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人赃并获”以挖出这两大组织的幕后首脑。

  此次围捕行动的总指挥官就是朴永昌!他已派出至少上百名便衣警力,提前埋伏在双方交易地点周围,就等着鱼儿游入陷阱后,将之一网打尽!

  “洪记者,今晚的行动会很危险,你最好还是别冒这个险,就在这附近下车吧!”

  朴永昌一边驾驶着气垫车一边转过头,对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一个年轻人说道。

  这年轻人身穿休闲夹克,脸颊瘦长,眉毛浓黑,双眼闪烁着狡黠的光芒,闻言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笑眯眯地说:“朴警司,越是危险的行动,往往越有新闻价值,我是绝对不会打退堂鼓的!”

  朴永昌沉声道:“好吧,但你一定要服从我的指挥,任何情况下都不得擅自离开我,OK?”

  “Yes,sir!”

  年轻人滑稽地举手敬了个礼,神色十分轻佻。

  他名叫洪岩,是官方网络媒体“中京在线”的特约记者,负责跑涉及重大案件的社会新闻,近几个月经常跟警方打交道:曾经在报导中吹捧过警务处长等高层,双方的关系一向良好。

  此次警方的行动属于高度机密,按照惯例,原本并不会邀请新闻媒体跟踪报导,仅会在行动结束后,才视情况决定是否召开记者会宣布消息。但在半个钟头前,朴永昌却接到上司的命令,破天荒地要求他带上洪岩一同前往,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尽量提供各种情报,让这位记者及时、准确地做出现场报导。

  这无疑是个相当麻烦的任务,朴永昌十分不情愿,但又不能违抗上司的命令,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

  “A组呼叫组长,一号目标已经出现,正沿平安街移动。”

  藏在耳后的微型耳机突然传出下属的声音,朴永昌忙将气垫车驶到路边停下,沉稳地用暗语发出命令。

  “密切监视,注意不要惊动目标。”

  “收到。”

  坐在旁边的洪岩饶有兴趣地盯着他,问道:“朴警司在说什么呢?是不是行动已经开始啦?”

  “还没正式开始!”

  朴永昌简短地答了一句,也不多加解释,自顾自地向几个小组发出一连串命令,有条不紊地指挥了起来。

  洪岩起先还留意倾听,但因为听不懂暗语,片刻后就觉得索然无味,于是把目光投向车外,欣赏着夜色下的街景。

  虽然核战曾令中京城受到严重破坏,至今还有不少地方是一片废墟,但战争过后的修复速度快得惊人,仅仅几年的时间,城市中心地带和新城发展区都已恢复往日的盛况,到处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繁华景象。

  两旁的人行道上站着不少浓妆艳抹的女郎,穿着极其暴露的衣服,向过往的车辆和行人大抛媚眼。她们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妓女,各种肤色、各个民族都有,每晚三五成群在街头游荡,靠出卖肉体谋取生计。

  洪岩看得眉飞色舞,口中喃喃自语,对每个经过的女郎品头论足,一副标准的色鬼模样。

  朴永昌听到后,厌恶地皱起眉头,突然又心念一转,暗想:如果能借此引开这位好色记者的注意力,自己就不必费心费力照顾他了。

  “洪记者对这些流莺很有兴趣吗?”

  朴永昌露出男人特有的会心微笑,悄声道:“反正我们还要等很久才会正式行动,你要是觉得待在这里很闷,不如先去找点乐子吧,时间到了我再通知你。”

  这时代卖淫已经成为合法职业,只要是自愿卖淫,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自称“性工作者”也是光荣的纳税人。

  “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洪岩大喜,迫不及待地摇下车窗,将头探出窗外吹了一声口哨。

  正在附近徘徊的五、六个美丽女郎闻声走了过来,一个个都迈着模特儿步伐,脸上堆满职业笑容。

  洪岩色眯眯道:“朴警司,你说她们哪一个比较好?咱们兄弟一人挑一个好了,我请客!”

  朴永昌有些哭笑不得,正想婉言拒绝,突然浑身一震,目光愕然盯住其中一个女郎,仿佛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情景。

  洪岩敏锐地察觉到他脸色有异,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只见那女郎烫着一头波浪卷发,身材极其高挑,比其他人至少高出一个头,上身只穿着一件非常暴露的黑色皮质背心,下身穿的是豹纹皮质长裤,足踏一双高跟皮靴,打扮得很有日式SM的风格。

  这女郎原本正微笑着向气垫车走来,但走近几步看到驾驶座上的朴永昌后,似乎也怔了一怔,表情有些不自然,但马上就恢复常态。

  “哇,好一个高妹!”

  洪岩脱口而出:“朴警司,这个妞好像很棒喔……”

  话还没说完,朴永昌突然打断:“这叫很棒?我说洪记者,你的审美观也太差了吧!这个妞只不过个头高 一点而已,容貌和气质都很一般。你看她的妆化得那么浓,五官都快看不见啦……啧啧啧,完全是靠脂粉打扮出来的,搞不好已经是半老徐娘,卸妆以后说不定会吓死你啦!”

  “呃……说得也是!”

  洪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的确,路灯下看来,这个高挑女郎妆化得最浓,嘴唇涂得太红,眼影也打得过深,让她看上去有一种掩饰不住的颓废感。

  “我建议你还是换一个吧!”

  朴永昌似乎很不想见到这个女郎,也不等洪岩答话就抢着打开车门,对着所有女郎挥了挥手,示意她们走开。

  女郎们都发出失望的嘀咕声,转过身懒洋洋地走开。

  洪岩偷偷地笑了,瞥了朴永昌一眼,仿佛已经发现什么有趣的现象。他再将视线转向那名高挑女郎时,双眼一下子亮了起来。

  路灯下看得很清楚,这女郎也转身离去,仿佛不经意般撅起丰满浑圆的臀部,随着步伐一扭一扭地晃动着,充满诱人犯罪的肉感。

  而支撑着丰臀的那两条美腿则是修长到了极点,比例几乎达到身高的三分之二,紧身的豹纹皮质长裤将这双长腿匀称、结实而又笔直的曲线毫无保留地展露出来,令人叹为观止。满街那么多妓女,比她更风骚性感的大有人在,可是拥有这么一双美腿的妓女就绝无仅有,让她仿佛鹤立鸡群般显眼。

  至于她上身穿的那件黑色皮质背心比想像中更为暴露——或许根本不能算是“背心”——因为这背心只有前面的部分,背部简直是全裸,只靠着两条绳子将它系在背上。

  假如要用比较准确一点的形容,那么可以这样说:从背面看过去,这高挑女郎穿的好像是一件中国古代的肚兜。但是从前面看,却又是正常的背心,手臂、肩膀全都露在外面。

  总之,这女郎的背影给人完美的视觉享受,即便最挑剔的人也都不得不给予满分的评价!毫不夸张地说,她的回头率一定是百分之百!

  洪岩忍不住再次探出头去,高声叫道:“喂喂,高妹!前面那个高妹……对对,就是你!请过来!”

  高挑女郎闻声回头,见他一直招手,耸了耸肩,快步走了回来。

  朴永昌愕然道:“怎么,你还是要挑她?”

  洪岩笑嘻嘻地说:“嫖妓嘛,我要求本来就不高的。这个妞就算等级差了点,但这身打扮够诱惑。等一下跟她玩SM,一定爽得不得了!”

  朴永昌的面色霎时变得难看至极,闷哼一声。

  那高挑女郎走到车边,对两人各抛了一个飞吻,弯下腰趴在车窗边缘,几乎把整个上半身几乎都探了进来。

  “Hi,两位老板想玩什么?”

  她噘着鲜红的双唇,老练地直入正题:“一对一,还是3P?”

  朴永昌沉着脸不答腔。洪岩却来了兴致,嘿嘿笑道:“一对一多少钱?3P又是多少?”

  “一对一四百亚元,包夜七百,3P就六百亚元,包夜一千”高挑女郎娴熟地开着价,看来是个在风尘中打滚已久的老手。

  洪岩大惊小怪道:“哇,这么贵!我们刚才问了几个美女,3P包夜也只要八百啊……”

  “不一样的,老板!我的身材比她们好,服务也比她们好!”

  高挑女郎自信地说着,上半身俯得更低了,毫不吝啬地从背心开口处展示出两个半裸的饱满肉球,以及中间那道深深的乳沟。

  洪岩立刻贪婪地盯了过去,虽然他看得出这对丰胸其实是“挤”出来的,真实尺寸并未达到波霸等级,但毕竟也不算小了,抓在掌中的感觉一定不会差。

  “好吧,成交!”

  洪岩转头问朴永昌:“朴警司,一起玩吗?”

  朴永昌沉着脸,摇了摇头。

  “那我就一个人去happy啦!”

  洪岩仿佛忘记了今晚的采访任务,兴高采烈地跳下气垫车,一把搂住高挑女郎的腰肢。

  朴永昌目中闪过怒色,正想找个理由喝止,微型耳机里突然又传来下属的声音。

  “C组呼叫组长,一号目标已经和二号目标会合,正进入交易地点。请指示!”

  朴永昌一惊,赶忙命令C组继续静观其变,然后又命令其他组员分别采取不同的行动予以配合。

  等他部署完毕后,抬头一看,洪岩和那高挑女郎早已走得无影无踪了。

  朴永昌恼怒地拍了一下操纵盘,喇叭发出刺耳响声,吓了路过的行人一跳。

  小薇啊小薇,今晚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就算是执行秘密任务,也不用穿得这么暴露啊!

  他心里埋怨着,真恨不得立刻打电话过去问个究竟。

  原来,刚才那个高挑女郎并不是妓女,赫然是他的未婚妻——小薇乔装的!她也是警员,不过却不属于朴永昌管辖,而是大名鼎鼎的“霸王花”中的成员!

  提起霸王花,在中京城甚至整个亚联盟都家喻户晓,市民们都知道那是一支极其精锐、全部由女子组成的特警队,据说成员只有十来个,每个人都以一种花为代号。虽然人数很少,但她们每一个人都能以一挡百,平常绝不会轻易出动,只要一出动,就必定是去完成极其危险、艰巨的任务。

  今晚警界高层命令朴永昌部署行动时,并未提及有霸王花成员从中协助,因此他刚才见到未婚妻时相当吃惊,不明白她何以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扮得跟妓女一样,仿佛随时可以牺牲色相。

  难道今晚除了两大黑社会组织的非法交易外,还有其他重大案件即将发生?其实小薇是另有任务在身,会遇到纯属巧合?

  朴永昌满腹疑云,虽然他很想马上问清楚,但是按照警方的纪律,两个不同的队伍分别执行任务时若偶然相遇,是绝对禁止互相联系和打招呼的,何况还有一个该死的好色记者在旁边,更不方便说话,所以他和小薇刚才都只能装作互不认识,就好像两个陌生人。

  “B组呼叫组长……”

  “D组呼叫组长……”

  耳机里陆续传来呼叫声打断朴永昌的思绪,现场的情况显然又有了变化。他连忙收摄心神,继续紧张地聆听、指挥起来。

  午夜十二点半,全城最大的“维克多”儿童游乐场里漆黑一片,已经打烊。

  但在游乐场深处的“冒险森林”里,却犹如鬼影般站着两群人,中间隔着一张石制方桌,总数约莫五、六十人。

  “啪!”

  “啪!”

  两个黑色的箱子同时摆上方桌,又同时打开来,吸引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昏暗的手电筒光线下,可以看见其中一个箱子里堆满钞票,另一个箱子里密密麻麻地堆放着小玻璃瓶。

  “三爷请看,这次带来的都是最好的货,全部是最新研制出来的三A级!你要不要验一验?”

  一个蓄着八字胡、身材枯瘦的男人手指小玻璃瓶,笑容满面说道。

  “哈,验什么啊?跟你老刁做生意也不是头一回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答话的是个光头、赤膊、腰插一柄镰刀的肥胖男人,脸上虽然堆满笑容,但给人一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他看似大方,暗地里却向后做了个手势,围在身边的其中一个打手立刻走上前,从箱子里拿走一个小玻璃瓶,打开盖子,将里面的溶液吸入一支针筒。

  这两人分别是盛和会的分会长刁德一和镰刀帮的三当家唐肥,即是今夜交易双方的主脑。

  刁德一仰天打个哈哈,叼起一支雪茄,他身边也有一个打手迅速上前,替他点燃烟头。

  “三爷小心一点也是应该的,这批货又多又精纯,足够上千人使用,要是事后出什么差错,损害了本会的信誉就不好了!”

  唐肥对他的讽刺充耳不闻,专注地盯着自己的打手,只见那打手将针筒扎向臂膀的静脉,熟练地将溶液注入体内。

  仅仅十来秒,骇人的情景就出现了,那名打手的身体猛然膨胀,全身肌肉一块块鼓起,像一只突然被充满气的玩偶,将全身衣服撑得紧紧的,随时都可能爆开。

  唐肥脱口而出:“哇,这么快就能进入‘狂化’状态,三A产品果然名不虚传!”

  刁德一傲然说:“那当然,否则怎么可能卖到这么贵的价钱?市场上还供不应求!”

  原来这两个黑社会组织正在交易的,是一种名为KHR的基因技术违禁品,只要注入人体,就能在一定时间内进入“狂化”状态,战斗力和防御力都暴增数倍,是黑道打手们趋之若鹜的灵丹妙药。不过这种药物也有一个缺点,就是狂化状态维持的时间太短,只有十几分钟,而且极度消耗体力,药性一过就会精疲力竭乃至虚脱,严重的甚至当场死亡。

  这时另外一个镰刀帮的打手已抢步上前,抽出腰间镰刀,狠狠劈在那狂化后打手的脖子上。

  “当”的一声,刀锋仿佛劈中钢板,当场崩裂了一个缺口。

  打手们全都耸然动容。

  过去他们使用过,只是KHR的A级和AA级的产品,虽然能让骨骼肌肉的抗伤害能力大大提升,但绝对做不到“肉体挡刀”何况还是用柔软的脖子。看来三A级效果堪称突飞猛进,几乎已经可以用武侠小说中的“刀枪不入”来形容。

  唐肥也不禁竖起拇指,赞了一声“好”对货物的品质表示百分百满意。

  于是双方顺利成交,一方取走溶液,另一方拎起装满钞票的箱子。

  就在这时,只听轰然一声巨响,不知有多少强烈的探照灯光射了过来,四周霎时亮如白昼。

  “糟糕,条子!”

  打手们全都骇然变色,纷纷伸手去摸武器,同时自觉地将各自的首脑护在中心。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紧放下武器投降……”

  警方的扩音喇叭照例喊着套话,打手们基本上都听过不止一次了,谁也没当一回事,簇拥着首脑试图向外闯去。

  砰!砰砰!哒哒哒哒!

  现场顿时枪声大作,躲在暗处的警员眼明手快地开枪了,打手们也立即举枪还击,点点火光在夜空中闪耀不停。

  警方的火力显然优秀许多,眨眼间就让对方五、六个打手中弹毙命,剩下的人不得不退回方桌附近,有的则钻到树丛之间,以此作为掩体负隅顽抗。

  刁德一蹲在方桌后面,一边指挥手下集中火力对抗,一边扯起嗓子对不远处的唐肥喊道:“用药物!快用药物!你他妈还等什么……再不用就死定了!”

  唐肥见无法突围,骂了一句脏话后,只得伸手打开箱子,取出数十个小玻璃瓶,先分给身边的打手。

  片刻后,又有十多个打手尸横在地,但也有七、八个人注射液体后迅速进入狂化状态,个个肌肉膨胀、衣衫碎裂,弃枪拔刀跳起身,迎着枪林弹雨大步向前冲去。

  惊人的药性立刻显现。只见这些狂化人虽然接二连三中弹,鲜血也流了出来,但其实子弹只擦破一点皮,没有伤及深处,反而令他们犹如受伤的野兽般,激起狂怒的兽性,大声嘶吼着加速冲前,很快就接近了警员们组成的第一道封锁网。

  “呀!”

  “哇哇!”

  几声惨叫传来,两个警员躲避不及,被双眼血红的打手们挥舞镰刀迎面劈下,当场死亡。

  其余警员大惊,一面开枪一面向后退,手持冲锋枪者更是毫不留情,对准这些狂化人的头部、心脏等要害拼命开火。

  由于距离太近,不少狂化人的要害连续中弹数十发后,终于也抵档不住而倒下,但这么一拖延,已有更多打手乘机注射了KHR,变成不怕死的狂化人,前仆后继地继续猛冲过来。

  警员们只能不断后退,第一道封锁网霎时溃散,形势骤然告急……

14008
【未完待续】

总字节:1627238

1.


推荐